精彩推荐:
      南阳吧   南阳聊吧   南阳女孩直播自杀:我想要的只是陪伴
    返回南阳聊吧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3784|回复: 0

    南阳女孩直播自杀:我想要的只是陪伴

    [复制链接]
    楼主

    1

    主题

    1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20-11-1 22: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c. P! ?9 F4 z* X, K( Z; _
    当她用“死亡直播”的方式寻找陪伴时,内心该是怎样的孤独!
    & D& C' V0 `; z% ]0 t% I/ {1 n& s3 G; p2 _' \6 q' j! X
    我不是闹,我是认真的!我只想走的时候不那么孤单,还有人陪我说说话而已!
    # j8 W6 w, A" J& W) T2012年6月29日,星期五,盛夏中的河南省南阳市,燥热一如往常。一群不午睡的网民习惯性地溜达进了“南阳吧”。12点56分,贴吧上一位名叫“爱在何方”的网友发出这样一个帖子:为什么死亡好慢!
    9 s9 l, t' q) r1 Q4 t( X许多人怀着好奇心,点击进入了该帖。一分钟后,有人不屑地回帖:“牛B啊!西归前最后一刻不是给家人打电话,而是上贴吧!”
    8 j# F' F9 ]8 S% [4 H“爱在何方”给这位网友回复了一串感叹号!: a  Z# N0 j7 v& D. c: T
    “轻暖时光”是南阳吧的资深网民,12点58分,她敲击了两个字:图呢?沉寂6分钟后,“爱在何方”回复:我吃了药,都几十分钟了!莫非是假药,不过,我的耳朵已经开始听不清楚声音了。我只能慢慢地享受死亡的滋味!
    % L/ l# G6 t$ v' X' M5 e6 `在接下来的一问一答中,大家得知了“爱在何方”的一些情况:
    $ [9 j: H( V  D& _' u4 y6 s+ V“药貌似有反应了,刚刚吐了一肚子水,耳朵渐渐听不清了。”. N/ B8 L& E3 A) Q8 v! w( V$ l
    “我不是闹,我是认真的,我只想走的时候不那么孤单,还有人陪我说说话而已!”
    . b0 [0 w  x2 ?7 K“不跟你们说了,我没力气打字了,我要倒下了,谢谢你们陪我到生命最后,祝你们幸福!”
    1 i4 n2 T5 H& v4 m- e4 `……7 u1 A+ Y" }" ?8 J$ o5 S
    与此同时,有网友在百度南阳贴吧发新帖道:“有谁认识楼主,请赶快设法营救!”网友们看到这则帖子纷纷行动起来。
    ! i/ [# V2 w) ]0 K4 l很快,有网友认出了“爱在何方”,说她叫张洁,家住某宾馆家属院。吧友“鱼”表示与楼主家最近,他匆匆关掉电脑赶往“爱在何方”所在的家属院;终于到了家属院,可是“鱼”仍旧摸不清张洁家的具体门栋。很快,“笑只是个表情”提供了张洁父亲张卫平的电话号码。联系上后,张卫平焦急地说他在新野办事,正在往家里赶,已经通知了张洁的母亲王慧。2 T; B8 s% [$ j9 z+ _% h
    面对紧闭的门,“鱼”想了很多办法试图打开,却都是徒劳。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张洁的母亲王慧带着钥匙赶到了。打开门后发现,张洁口吐白沫,意识模糊。王慧哭得六神无主,“鱼”赶紧抱起张洁,往门外跑。王慧焦急地拦着出租车,驶向南阳市第三人民医院。7 f; B0 Z6 X5 g- t# H1 R  q' D
    当夜,大家纷纷上贴吧,讨论张洁自杀的原因。有的说是为情所困,有的说是被人骗了,那么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D( z' J# n0 G2 t7 E
    14岁的那一次流产,就像一次例假,悄无声息地瞒住了所有人。然而,这不是例假。
    - K' A9 h* d8 w4 {, w' E4 `张洁,1986年冬天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父亲张卫平和母亲王慧,都是南阳市五交化公司的职工。从张洁记事起,父母忙碌一天回到家,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大吵大闹。1997年,张洁父母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父母协议离婚后,张洁跟着父亲生活。那之后,张洁怎么都无法集中精神学习,期末考试成绩一落千丈。
    $ r- ^( V! l, B7 O6 h" m1998年,母亲王慧再婚,在这之后便很少来看女儿。父亲工作之余,爱上了饮酒。每到周末,同学们有说有笑地被父母接走,唯独张洁形单影只。因此她总是磨蹭到最后,等同学们都离开了,才一口气跑回家,把自己关在屋里号啕大哭……# B) k3 h$ y5 O  N8 _- v
    1999年夏天,张洁进入南阳某中学。作为青春期校园里独行的孤僻女孩,高年级的“坏学生”经常将她堵在路上,跟她要钱,如果张洁不给,便会把她带到校园僻静处殴打。每次受了委屈,张洁不敢告诉父亲,更不敢跟老师告状,只能自己默默舔舐伤口。
    * x8 j" Q2 K; T/ P& m尽管如角落里独自生长的小花,但赶上青春发育期的张洁,很快就变得丰满动人。校内校外的不少调皮男生,盯上了漂亮的她,常在放学上学路上拦截,提出要交往的要求。好多次非分的语言挑逗和毛手毛脚的动作,都让张洁吓得落荒而逃。而高年级的“大姐大”也因为暗恋的男生喜欢她,常常堵在某个拐角,教训张洁一顿。; v# }+ c$ m& n
    羞于开口向父亲倾诉,让张洁只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而有了自己新生活的母亲,除了象征性地给她买几件衣服,很少和女儿交流。越来越孤僻的张洁,变得不安抑郁,每当夜幕降临,她整夜开着灯,睁着眼睛到天亮;有时刚一睡着,便从噩梦中惊醒……0 m# w5 y5 n2 c+ R( q: O
    而工作压力巨大的张卫平只顾没日没夜地忙工作,下班还有各种应酬;每次喝得醉醺醺回到家,这个五尺男人才会放下坚强的面具,痛哭着诉说生活的不公,有时还会把东西摔在地上。家在张洁的心中,逐渐变得冰冷,仅仅只是一片挡雨的屋檐和一张可以休息的床。9 u+ X5 H6 P' d. R8 N% ~8 |7 f
    初二下学期,一个名叫王青风的男同学,走进了张洁的世界。高年级女孩欺负张洁的时候,他会适时出现,用稚嫩的肩膀,抵挡那些无谓的纷争。这份温暖,慰藉了张洁敏感孤寂的心,很快,这对懵懂的少男少女就在依恋中,交付了彼此的身体。不久,张洁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时,她还未满15岁。
    5 U% I4 E9 K1 T% ^% y" B张洁不敢去学校,怕被老师和同学发现,更不敢告诉王青风,她担心会为此失去这段温暖的感情。一个星期的时间,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直到老师打电话找到了张卫平。
    $ u$ o0 D, ]- Y当晚,张卫平下班回到家,不问青红皂白,狠狠地扇了女儿一个耳光,责骂道:“我拼命上班挣钱供你读书,可你就知道贪玩,你对得起我吗?”父亲说着,竟然哭了起来。那一刻,张洁才知道,面对生活的艰辛、感情的失败,父亲的心里其实也很苦。
    ' W& ]) N& A( X; ?1 a, _, }张洁痛悔自责,她也不想早恋,可她太孤独、太没有安全感。当晚,她趴在床上哭累了,才昏昏沉沉睡去。半夜时分,张洁肚子一阵绞痛,下身渗出许多血来,她又惊又怕,却不敢深夜独自去医院。“等血流干了,生命就到了尽头,或许就能解脱了。”张洁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醒来,腹痛也减轻了。原来,张洁腹中的胎儿自己流掉了。这次流产,就像一次例假,瞒住了所有人。4 Z$ Z0 Q, T+ }/ A, ]
    2002年,张洁和王青风初中毕业,两人同时考上了南阳某职业中专。在这之后,张洁再次怀孕,这次得知实情的王青风劝她:“我们还小,自己都无法养活,打了吧。”两人悄悄到一家小诊所做了人流。当冰冷的器械进入自己的身体,张洁痛得大声哭喊。在王青风苍白的安慰中,她以为她的疼痛一定会换取一辈子的温暖相依。
    0 n6 A! k/ V; C- P, O2005年夏天,两人双双毕业,张洁应聘到当地一家超市,担任后勤管理员,而王青风则进入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销售员。2006年3月,王青风在工作中,认识了公司老总的女儿,他以自己的精明能干和甜言蜜语很快获得了老板女儿的青睐,便决绝地跟张洁分了手。
    ( ~0 c% k) D9 W6 ]+ c- o父亲对女儿的离婚有诸多抱怨:“你这么轻率地结婚离婚,亲戚朋友问起来,让我怎么回答。”% ]. o# }' M9 v: O
    张洁消沉堕落了很久。整整1年的时间,她除了日常上班之外,休息时间都泡在了网吧里。她迷上了网络,在虚拟的网络里,发泄情感困惑,治疗感情创伤。
    ' T( j' K) _$ ~+ D+ Y2006年6月,张洁辞去工作,用自己的积蓄做起了中低端护肤品代理的工作。经过半年的运作,产品的收支逐渐平衡并且略有盈余。此时,她通过网络结识了一个名叫“爱你生生世世”的男孩。两人聊得很投机,只要张洁上线,“爱你生生世世”就会陪她聊天。很快,渴望寻找温暖的张洁陷入了网恋。
    6 L) \9 V/ [: c$ Z5 O0 u几个月后,两人约定在白河湿地公园见面。“爱你生生世世”自称叫刘涛,30岁,看起来成熟稳重。尽管年龄相差10岁,但张洁还是义无反顾地开始了这段感情。
    9 Q6 J8 m9 ?1 H" ]0 A: Z# ^$ m2007年3月12日晚,刘涛带张洁到新郑去玩,饭后将她带到一家酒店,刘借口上厕所离开了。不久,有人将房间里的张洁挟持到酒店一处包房,安排她“出台”。张洁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趁上厕所之机,用一位女士的手机报了警。1 E0 y) W2 L2 E9 s8 U
    接警后,110赶到现场,但是挟持她的人闻讯逃走,张洁再拨打刘涛电话时,却发现号码已经停机。由于证据不足,又无法找到刘涛本人,警方根本无法立案,所幸的是张洁没有受到侵害。0 y0 E. |, C5 v
    6 w( D& u# w; E3 G& K
    这段感情,让张洁彻底伤透了心,自己的一生差点也因此毁掉。没有亲情可以相依,没有爱情可以相信,张洁感觉自己活着真是多余。在两次割脉被父亲发现后,她突然觉得自己竟然连死的权利都没有;而活着,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冰冷地在世间行走。
    , B2 }+ J9 o1 Z- T) }3 k0 L3 [4 z; V, O$ U3 Y3 B0 @
    在度过了几年情感的空窗期之后,心灰意冷的张洁,在2011年4月,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南阳市做地方土特产生意的周大康。周大康比她大5岁,也是生长在单亲家庭,得知他一个人创业的艰难,张洁似乎再次对爱情有了渴望。一个月后,两个人闪婚。同样敏感脆弱、同样计较婚姻生活中的得与失,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还没过完蜜月就开始吵架。结婚不到半年,周大康就提出离婚。苦苦熬到2012年6月20日,两人终归还是分道扬镳。无奈,张洁只能再次回到她曾经最不愿意回的家—父亲那里。
    2 a# {4 }; F5 Y3 L* p本来就对张洁闪婚非常不满的张卫平,更是对女儿的离婚有诸多抱怨:“你这么轻率地结婚离婚,亲戚朋友问起来,让我怎么回答。”面对人生中的重大挫折,做父亲的,丝毫没有考虑女儿的感受,反而以自己的面子为重!那一刻,张洁决定不再搭理父亲。父亲在家时,她除了上洗手间,几乎不踏出自己的房间。% H( M5 E/ Z/ u! I$ ?
    整整8天,张洁将自己封闭了起来,独自舔舐伤口。回想自己丝毫没有快乐的童年和布满荆棘的青春期,回想自己失败的恋情和短命的婚姻,张洁越发消沉起来,多次想到了死。9 D( a# u- A( Q+ K% J
    2012年6月29日上午12点,万念俱灰下,张洁听到楼下有小商贩的叫卖声,便下楼买了一瓶毒鼠强。
    , t; [, A1 u6 I& M8 \% W0 u网友回她:死不能解决问题,离开这个世界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至少我们可以去努力!; o" M6 R, }+ C+ E  |$ J
    一口气喝光了一杯“毒鼠强”冲兑的水后,张洁瘫倒在椅子上,胃里翻江倒海,接着,剧烈的头痛、胃部的痉挛接连袭来。死亡渐近的脚步,让她忽然有些怕,她颤抖着双手在贴吧发出“为什么死亡如此缓慢”这几个字。此刻,或许是对孤独离世的恐惧,抑或是怀着有人看到的侥幸心理,张洁与网友“分享”自己的死亡。看着越来越多的回帖,张洁苦笑着:“这世上还会有人关注我,只可惜是在我将死之时!”看着一个个回复,她的泪水不断涌出。
    " q3 f' f. G% J& A9 ^再后来,张洁的意识变得混乱,手机里微信指示灯焦虑地闪烁着,仿佛在召唤她。然而,脑子里却冒出一个声音:别理他们,再过一会儿,你就能永远摆脱痛苦了!于是,她决绝地将手机压在枕下。
    1 Y- L- x( [+ `3 i* k% u* V: y等张洁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病房里,很久没有同时出现的父母,正在病床前守护着她。见她醒来,母亲王慧哭道:“孩子,你怎么会想不开?我们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1 o7 p% Y# W3 H* i$ P! T
    此刻,母亲的眼泪不是宽慰,更像一把利剑,直刺她的内心。张洁紧闭眼睛挤出一句:“我没想活着。”之后,她便一言不发。凌晨3点的时候,张洁摸索着抓起一旁桌上的水果刀,要割向自己的手腕。陪床的王慧忽然惊醒,关键时刻抢过了女儿手中的刀。
    + Y9 ]6 i0 }$ f曾经渴望的团聚,竟以这样的方式实现,这让张洁觉得很具讽刺意味,她更是没有了生的欲望。看到女儿的样子,王慧除了痛哭,再没有别的办法。情急之下,她从包里掏出张洁的手机,颤抖着递给女儿:“你看看,就算不顾念父母生你一场,可这么多人关心你,挽救了你的生命,你不能再干傻事啊!”% i- K2 {! W9 p8 R6 m: M( o
    张洁开机后发现,网友发来的微信,挤爆了手机收件箱。感动的同时,张洁疲倦地沉沉睡去。
    & y5 i% E( H; K4 H' z8 F6月30日早晨7点,张洁醒来,第一件事便是上网发帖向网友致谢,大家纷纷鼓励张洁:“勇敢站起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有大家呢!”看着不断更新的留言,张洁心中满是酸涩,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地松弛下来。  ~; m6 r: N  L6 Y7 _0 ^1 s
    此时,带着早餐来到医院的张卫平,看到女儿在专心看手机,便将前妻王慧叫到了病房外走廊上。原来,张卫平前日深夜,回家为女儿收拾住院物品,在他许久没有踏入的女儿房间,看到了电脑中一个名为《被遗忘的我》的文件夹,里面写满了女儿经历过的痛苦。
    ! \8 H6 l9 {2 A: ]3 B# W: c) J  [/ G* r“爸又酗酒发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M2 Z% b" H- u/ B  P“15岁,怀孕、割腕、流产……”
    * l, G/ W% G8 w$ a“21岁,被抛弃。”
    - s, p% K; T9 k0 u9 C! e8 d8 q“21岁,差点被人卖去做小姐。”
    : B; r" s0 t8 G' V6 [, }“26岁,闪婚、离婚、会网友……”1 {- [: k  O! {% w1 t" F7 o
    “我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活着毫无意义!”- @# p0 w% A" ~( d1 l
    ……
    , a' \8 {0 t6 d' t* f, E他没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只顾辛苦忙碌,为了维持生活而工作,女儿的感情世界却如此坎坷,作为父亲竟全然不知。
    . ?3 J% g5 y, m6 j0 c到医院的路上,张卫平脑海里,全是父女俩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沉默画面。除了每天必要的碰面,自己总是看电视喝酒,女儿总是躲在房里玩电脑。一年到头,父女俩能说得上的话,就那么几句……想到这些,张卫平满心愧疚。
    - {( S, |) _/ A# F) u3 g9 c! Y到了医院,离婚后就不曾主动与前妻讲话的张卫平,主动将女儿日记的内容讲给王慧。曾经仇人般的两人,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压抑地呜咽了起来。两人含泪约定,要好好照顾女儿,张卫平更是发誓,自己会戒酒。
    # U/ S- C0 p0 B1 N7月1日,部分网友建了个群,征得张洁同意后,将她加进来。尽管她仍然不与父母讲话,但看着群里关爱的语句,张洁的眼中满含泪水,一刻不停地与网友们交流着,直到晚上10点,张洁抗不住疲劳,沉沉睡去。9 u3 Z2 A3 i& Q8 }9 |8 z: Z
    此时,王慧才拿起女儿的手机,翻看了张洁和网友的聊天内容。看到那些或鼓励、或劝慰的话语,王慧的鼻子酸酸的。当她看到网友中,还有人指责张洁“不顾念父母,只因为感情受挫就轻生,是失败者”时,王慧心中感慨万分。在与张卫平商议后,她笨拙地练习打字,用女儿的QQ在群里发言,自我介绍,并且将张洁十多年来的痛苦与做父母的愧疚,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最后,她恳请这些热心的网友,一定要在挽救了女儿的生命之后,再次给她重生的力量。
    . F* `" X- w$ |; v7月2日,为了帮女儿调整情绪,张卫平特地买了把轮椅,可以推女儿四处走走。经过网友们接连不断地开导,张洁没有再拒绝父母的好意。
    ( L. j  Q$ d& u% G- u7月4日,经过医生检查,张洁被获准出院回家休养。临走前,张洁再次登录贴吧:“出院了,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也会努力做好自己,多帮助别人,发挥余热!谢谢你们!”
    * [6 {& p# z3 S0 ^$ A' d" `. G. w
    . u  [& v" D* H# Y' P3 c2012年7月26日,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已经痊愈的张洁。在轻音乐环绕的咖啡厅,张洁飘然而至,向死而生的女孩,因为曾经的沧桑,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之美。在采访过程中,谈到这次恍如一梦的经历,和这些来自陌生人的关爱,张洁依旧泪流满面。仿若凤凰涅,她发自内心道:对于父母,我已放下怨恨,因为父母也有自己的生活;对于将来,我不再畏惧,因为有那么多真诚善良的人陪伴!(文中人物为化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南阳聊吧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