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南阳吧   南阳茶座   大方县教育乱象:教育局长行贿23万元仍获提拔
    返回南阳茶座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326|回复: 0

    大方县教育乱象:教育局长行贿23万元仍获提拔

    [复制链接]
    楼主

    9

    主题

    9

    帖子

    6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0
    QQ
    发表于 2020-9-18 13: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对江镇营兴小学,老师辅导孩子们画画。)

    " o" M! `2 i" h7 a. ~( e
    9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公布了《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称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目前,被拖欠的教师工资津补贴已全部发放到位,大方县政府县长被停职检查,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被免职。但是,舆论的关注依然持续,该县教育领域存在多年的问题也陆续浮出水面。
    $ R/ m8 U3 I% Q0 n' r( M5 k
    带病提拔
    大方县是教育大县,全县共有在校生18万人左右。在大方县官网上, “大方县2020年一至六月财政收支执行情况分析”显示,上半年教育支出57973万元。另据“大方县2019年全县和县本级预算执行情况与2020年全县和县本级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行政经费被压缩6%用于教育精准扶贫。
    7 c! ^0 j7 w) `6 A5 J
    根据大方县政府官网,大方县县长为陈萍,分管县财政局(国库支付中心)、县审计局。大方县常务副县长曹代发,协助县长负责财政、审计工作。分管县教育科技局副县长为聂跃,目前,他的名字已在官网上被“下架”。

    (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奢香古镇里,两名学生从插满国旗的街上走过。)

      r+ Z$ B2 |- t3 {
    2018年5月,大方县原县委书记张瀚时落马。司法机关查明,张瀚时在2003至2018年期间先后担任大方县组织部部长、县长、县委书记,收受84人款项195.5万元,为相关人员职务提拔、调整谋取利益。这一案件当时扯出一个包括前述副县长曹代发在内的84人的行贿名单,然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 其后这个行贿名单上的不少人并未受到相关处理,一些人甚至还得到提拔。
    2019年7月11日,张瀚时案在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中国慈善家》从中国庭审公开网上公开的庭审视频里公诉机会的指控中看到,84人中包括后来成为副县长的聂跃和县教育局局长胡珺。
    公诉机关指控,在大方县三元乡乡长、大方县猫场镇党委书记任上的聂跃为了在职务提拔、调整等方面答谢张瀚时的帮助,先后分数次送给张瀚时4.8万元。但在这次行贿案发之后,聂跃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平步青云。一直到今年8月,聂跃副县长依然活跃在当地的媒体报道之中。
    行贿人员名单中,另一位涉及大方教育领域的官员为大方县教育局原局长胡珺,他是84人中行贿数额最大的。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至2018年,胡珺为了在职务提拔方面得到张瀚时的帮助,先后送给张23万余元。在张瀚时的经手下,胡珺于2013年11月从大方县米充乡乡长提拔为该乡党委书记,2015年8月调任大方县扶贫办主任,2016年8月调任大方县教育局局长。

    ! U, t1 W( j: {: I5 `
    尽管行贿数额是84人中最大的,但胡珺的仕途同样不受任何影响。根据大方县教育局官网上的消息,今年4月,作为县委教育工委副书记的胡珺仍在主持年度教育工作会。而根据“方府通〔2019〕22号”文,胡珺2019年10月被任命为大方县农旅投资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该公司是一家根据大方县人民政府国有公司重组方案成立、以融资投资为主体的县级国有独资一级企业。
    《中国慈善家》还注意到,84人名单中的另外一位官员穆峰,行贿2万元,但目前仍为大方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分管安全生产等工作。
    教师维权
    2018年,当大方县的教师得知其他区县都为老师发放了数额不等的目标考核奖之后,开始在微群里中议论、抱怨,最终决定集体签名“请愿书”递交给县领导。
    “大家并没有想把事情搞大,搞大了对我们也不好,万一受到打击报复工作都可能丢了。”一位当时参与“请愿”的教师告诉《中国慈善家》。
    ( Y* O0 _) }4 V2 J

    ; E" A! [7 F* S
    陈昌仁(化名)是某学校的联络人,他负责联络组织本校的老师在请愿书上签字,曾在微信群里留下实名和电话号码以方便联系。因此,他成为了被“关照”的对象。
    有一天,他接大方县某副县长打来的电话,对方问:“听说你们要去游行?你们明天组织去哪里?”这让陈昌仁一头雾水:“没有人说要去游行啊……”气头上的陈昌仁又补充了一句:“即使有的话也是我们的权利。”副县长回怼称:“你们有什么权力?(欠薪)我们要发给你们就发给你们,要你们操心吗?”
    挂下电话后,陈昌仁翻看了聊天记录,微信群里是有人提到“要么就罢课,要么就游行”。陈昌仁告诉《中国慈善家》,“大家当时都在气头上,也就随口那么一说,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哪有人真敢去游行啊。”
    5 _9 _' Y. w( H
    陈昌仁说,后来他评职称受到了此事的影响,“因为大方县教育局相关科室领导拒绝签字。”
    据陈昌仁说,教育局方面要求他就“请愿书”之事写一个“情况说明”,并为此向陈昌仁所在的学校校长施压。“其实就是一个‘保证书’。”陈昌仁说,“校长跟我许诺说,这个不会变成书面证据。”

    # Z( Y6 O: Y7 V! Q& j6 U$ z
    陈昌仁最初是采取拒绝态度,但在校长和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最终写下了“情况说明”,大概内容是为什么写“请愿书”、什么时候加入的微信群、在群里说了什么、现在意识到了什么、以后保证什么……
    和陈昌仁一样,参加“请愿”的其他教师也被要求退群,直至该群解散。
    “今年教师节学校没有一点氛围,大家心理挺纠结的。希望以后能正常发工资就行了,没有别的要求。”陈昌仁说。
    . [+ K  Z9 d. b: y8 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南阳茶座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