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吧   情感天空   谁喜欢看灵异小说…… 最近喜欢看鬼故事。有没有同样喜欢看的?  最
返回情感天空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688|回复: 0

谁喜欢看灵异小说…… 最近喜欢看鬼故事。有没有同样喜欢看的?  最

[复制链接]
楼主

62

主题

87

帖子

22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21
发表于 2015-4-7 23: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1:14说:最近喜欢看鬼故事。有没有同样喜欢看的? $ F+ u% p- E; y& G& M. W* f4 e
最近在追,尸衣。
* `; ]1 Q1 @" C7 E# a# A

1 t4 ~4 A4 ?  f& c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1:14说:还有女鬼在我身
. P( ?9 a) J1 l* p' ^
/ _5 H. g( f* G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1:16说:恶灵凶咒
" c5 Y/ H, i. @" u7 h$ |) k: d* X5 F, \" L" [2 E4 `! A
网友夜夜笙歌凉19902015-4-12 11:16说:我也喜欢看/ [$ Z( S+ e+ u) P0 ^. f
网友夜夜笙歌凉19902015-4-12 11:17说:女生宿舍  张震讲故事: U/ H+ K9 L, S3 k6 C3 X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1:20说:3 r6 j: G' h& S$ _5 P! T1 E( \

8 X' \0 h; W; O& x网友西峡绝恋2015-4-12 11:26说:口味都挺重的!, k1 D/ Z$ k" p# N# Y3 A) T
2015-4-12 11:28,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哈哈,
  K9 @# O* H7 v  ?# \8 e0 L/ s1 s" o) P: G, K7 f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1:56说:到家更新个好看的灵异的小说……: F. \0 w! Z' Q8 V2 D0 s" O

1 v, _0 ?5 G$ O& n! C4 }网友韶华里的遇见2015-4-12 12:08说:不敢看
6 N. u1 \# Y, d4 i: \6 W 2015-4-12 12:23,网友韶华里的遇见 回复 西瓜西瓜我是XT :我只喜欢言情哒
. r4 x$ g6 v1 h1 @  s
  t6 M4 _& @* c- z! ~4 Z  K网友轩亚希2015-4-12 12:11说:不敢看。 自己到黑的地方总是乱想 ✎﹏₯㎕﹍ ♥ 活着不多不少,幸福刚好够用。 ♥ 爱生活,爱自己,爱家人。   ✎﹏₯㎕﹍ ; h$ @) f4 U+ F% v
2015-04-13 12:58,网友轩亚希 回复 西瓜西瓜我是XT : 。。。我在家还好 问题是外面路上没灯啊 走在小马路上 吓尿了有木有  ------来自亚熙的答复 -.-- o3 i3 p  t7 @$ E: ~+ ~
! a5 f) C7 R' M; E) k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2:26说:终于到家。风真是无情,快把我刮跑了。。
6 `) h& l7 X0 G' \) Q& `+ r& x' z# n  r) Q7 {
网友月儿弯花满楼2015-4-12 12:39说:总是半夜在被窝里看0 K6 [; I3 @& y% e7 g" I) ]1 F8 l
2015-4-12 16:33,网友月儿弯花满楼 回复 西瓜西瓜我是XT :那有啥。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3 G+ K; D) P) A" S& q( C. y

$ o! z! g/ R# f5 H! T# D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2:43说:转的,不是纯复制,原文有的地方比较啰嗦,看灵异小说讲究的干练故事紧凑。希望更好的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因为是手打,所以有点慢。
: P$ s, D* N! M) X) e! p0 r9 v/ d+ p/ n$ |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05说:我是一名法医,或许在外人看来解剖与验尸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但在我这个职业人士看来 ,大部分都显得“平淡无奇。” 仔细想想,自己也摊上几个怪案,甚至因此一度纠结‘压抑与绝望过,现在拿这几个怪案说说事,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让大家长长知识吧。 一切都从哪个破晓前说起,当大家还都沉浸在美梦之中的时候,一个电话响起,让我急三火四的赶到了殡仪馆。 我走时殡仪馆的后门,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张队长,女的是刑警队唯一的女警,薇薇。 他俩面色沉重,低声交流。看到我来拉着我就往殡仪馆里走。我很好奇,因为警局算我在内,有两个法医和一个法医助理。下班都是轮流待命的,今天该是法医刘哥德班,怎么张队把我叫来了呢。 还不等我发问,张队就先迫不及待地说:“夜里接到报案,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死在家里,因为尸体伤口太乱,死因不详,尸体就送到了殡仪馆,本来老刘在殡仪馆解剖,突然老刘疯疯癫癫的从解剖室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解剖刀胡乱挥舞。殡仪馆两名值班人员都被划伤了。
- C" y6 l; j1 z+ |1 L$ c
; B, X% v) }1 V  E% R: y5 S% u2 D网友狂啸天sunny2015-4-12 13:05说:最后一个道士
2 G9 [. a* E$ G9 J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17说:我听的直皱眉,第一感觉就是刘哥是不是犯了什么病。但他啥样的人我能不知道吗?别说精神上有什么毛病,身体更是出了名的棒,前阵子还参加了马拉松,得了第三名。 看我这个态度,微微插了句话,”小心点,现场调查发现,歌手家有个坛子,老王按着他多年的经验,说可能她还养了个小鬼。搞不好她的死都跟这个脱不了干系。“ 这事我略有耳闻,很多明星艺人,为了能让自己的运程一直好下去,都偷偷玩点邪术,但是这种东西跟她的死刘哥的怪异有什么关系呢。 张队打断了薇薇的话,”现在说这不是添堵吗?你好歹还是硕士呢,读过那麽多的书,怎么也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J5 k  W1 \# X' \( p0 ]$ e) z
; h7 H) j6 n! Q) ~: O) _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19说:说完,拍拍我的肩膀,“别多想。当务之急赶紧把尸检做完,为案件侦破提供更多的证据。“
" u" N) L/ _  O) B% }: h3 O& u0 Y3 v5 t. S
网友Callme鬼L2015-4-12 13:24说:晚上不敢看1 B; A7 \* u0 M& ?$ h
2015-4-12 14:53,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或者大清早
4 ^9 N$ T6 k/ x0 C6 d0 ^6 _3 d5 |$ T7 k: u0 U' g6 H; _7 m" [1 I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26说:我强压下心思,点了点头。 张队我们在4楼楼梯口分开,我嗖嗖的往上跑,没想到薇薇还紧跟着我身后。 跑到7楼解剖室门口,刚打开门就看到有个人坐在旁边,是法医助理小凡。他给我换好解剖衣带着工具就一同就进入到里面。: b5 B' f2 l3 `# K" c9 ?2 `
/ Q+ Z4 T5 w# u6 U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34说:很明显,刘哥的解剖工作已经开始了,女尸的屁股里还插着一直直肠温度计,这是用来测试尸温的。 这女尸看着真挺渗人的,两个小臂血糊糊的一片,很多肉都没了,有的地方甚至露出白骨来。不自觉就隔着手套揉了揉鼻子。 我用胳膊肘撞了小凡一下,提醒他可以开始工作了。尸检都是从外往里的,最先是尸表检查。我把直肠温度计拔出来,又看了看尸体的僵硬程度,眼膜浑浊程度,尸斑发展程度,得出一个结论,尸体死亡时间在八小时之前。! ^7 O: w( A  ]+ B7 {) O; x+ T* U

) C! j1 h% M! \; E网友众爱妃平身6662015-4-12 13:35说:晚上做噩梦: A9 f  R2 U5 l! a0 x
2015-4-12 14:54,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no,不会。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夜里我都不看!老早就去睡觉了9 K8 `: z8 a  L0 u

" k6 u8 u' E$ l+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3:41说:小凡刷刷的记着,薇薇本来都不能进来,奈何她软磨硬施,答应只旁观,而且人多也是个胆,我才勉强答应。 我不自觉的看了看薇薇,毕竟女孩子来这种地方可能就有点不舒服,再加上她刚说的小鬼的言论看着这样的尸体,怕她会有点适应不了。 谁知道她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盯着尸体,嘴里嘟囔着”死亡时间不会是八小时以前,因为推算下来,八小时以前就是昨晚的九点半,歌手还跟同伴通着电话呢。“ 我跟小凡互相看了看,又一起打量着女尸,倒不是说我学艺不精推错了时间,死亡时间上有冲突的案件不少,这反倒说明实体大有蹊跷。$ x0 \5 d0 W; {/ N! y, Z
3 m( P2 ~& X" A; T) T, E
2015-4-12 13:42,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尸体,,汗,最后打错了。" q1 E# u* v! n( W! N: o
3 @  R  v5 S( W# h" L$ Y
网友微光FZ2015-4-12 13:51说:这小说,什么名字
) Z2 H* V5 _. P* U3 j4 } 2015-4-12 14:57,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喜欢看的话,还有很多,我可以给你推荐几部。
, E7 r1 z3 }4 A7 V
' V# y9 c- D6 d1 r( x0 q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04说:我让小凡把这里特意做了个标记,又继续往下进行。 我们都聚在女尸胳膊前。 不得不说,这里的伤口太乱了,东一块西一块的,创口边缘还都是轻微锯齿状,我用尺子测量,得出个结论,“这是被人咬出来的。” 我又把几处伤口做了对比,“锯齿状的弧度不一样,有大有小,说明当时不仅一个人在咬小臂。” 微微沉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心里在琢磨什么。( h/ |" x3 F/ P8 n7 v/ }9 J7 ]5 S

# @" E4 H% r! k$ `/ u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09说:我带着小凡给其他地方做检查,当我把女尸嘴巴捏开后,问题来了,她牙缝有碎肉渣几个肉渣,口腔黏膜上也有很多血迹,我用镊子夹出几个肉渣看了看,有个猜测,对小凡说,“准备解剖。”
; P2 A2 @4 j  b! R; ?. q# |  ?/ V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2说:小凡明白我意思,他望着女尸不可思议的摇摇头。 一般解剖胸腹腔,有一字型、Y字型和T字型手法,对女尸而言,都用Y字型的,就是在胸下划开两道,把胸翻到头部,再一刀割开小腹。 我对此早轻车熟路了,拿着解剖刀,对准她左胸下方刺进去。不过刚入刀一刹那,整个解剖室的灯嗤嗤闪了两下,随后灭了。 现在天没亮,这么一下子,解剖室顿时陷入到昏暗之中。薇薇再怎么也是个女子,她呼吸变得有些粗,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了句,“养小鬼!” 小凡被薇薇这话弄敏感了,忍不住骂了句,“草,不至于吧?” 我让他俩别瞎说了,让小凡赶紧去问问,咋临时停电了,实在不行借个手电筒回来,解剖不能耽误。 小凡应声往外跑。我一时间也干不了别的,只好把解剖刀收回来,放在解剖台上。 我这是临时加班,身子还有些倦,想趁空吸烟提提神,就叫着薇薇一起出了解剖室。 赶巧的是,烟刚点上,薇薇接个电话,急匆匆的走了。这么一来就剩我自己了,我只好找个墙角蹲下来,继续吸闷烟。 这期间我想到刘哥了,心说难道他是被尸体小臂的怪异吓疯了?但刘哥是老同志,更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主儿,这点小血腥,不应该! 这样过了一会儿,当我把烟头丢地上要踩灭的时候,解剖室里突然传出嘎巴、嘎巴两声,很怪异,像是有人在磨牙。, s, J9 f# ?5 B% ]# r. c

9 k9 e+ B" u0 i( s8 F' y# k  m网友江湖传小二2015-4-12 14:13说:好怕怕呀
! F% X* @9 H/ H  x5 _2 Q 2015-4-12 14:57,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这个还不怎么吓人!
' Y6 |6 y/ f7 l9 I' P- `' y9 g4 K  o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3说:我整个心有点往上提,因为解剖室没人了,只有一具女尸,磨牙声怎么回事? 我带着说不来的那种感觉,把门推开个缝,往里瞧了瞧。女尸还静静躺在解剖台上。 我纠结一番,不想等小凡了,又自行走进去。当靠近解剖台时,我踩到一个东西。这里昏暗归昏暗,我还是能模模糊糊瞧个大概,脚下是解剖刀,就是我要给女尸划肚子的那把。 我纳闷了,心说它怎么掉地上了?难道被风吹下来的?虽然解剖室的窗户是开着的,但啥风能这么大,把刀吹动呢?另外今晚也没风啊? 这种情况我从没遇见过,也忍不住有点胡思乱想了。我又看着那个窗户,起身走过去。 我想把窗户关上,没想到这么随意一看,发现窗户左框靠下的地方,有一块血迹,像被擦出来的一样。 我还特意把手机拿出来,借着屏幕光细瞧瞧,血迹很新,是刚留下来的。 这下我忍不住联系起小鬼了,如果刚才全是它捣乱,这一切都能解释清楚了。我试图把这种歪理抹消掉,但脑袋里出现另一个念头,跟我对着干,非要支持这种念头。 我一时间心里乱成一团。就在这种“痛苦”之下,突然地有一束光射了过来,照的我一激灵。 我顺着一看,是小凡。他在门口举着手电筒呢。 他先问我咋了?为啥在窗户那儿贼兮兮的站着。又指着手电筒解释说,“殡仪馆变压器坏了,整个大楼全停电了。” 我不想把小鬼的想法说给小凡听,又有一个主意,让小凡照亮,我找一个棉签,把窗框的血迹收集起来,事后做DNA对比。
: q2 h# p' g8 G/ v; O* a+ v( B5 o6 c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4说:随后我俩配合着,把女尸胸腹腔划开了。我针对性很强,直接把她胃拿出来,当隔着摸了摸时,我就能感觉到,里面有一块块的东西。
& L4 A0 s5 B/ a- J/ f" E
6 P4 ?  k; T# V& j" E0 m  `7 o; T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5说:我看看小凡,又验证般的一刀把它切开,这下更明显了。这里面全是一块块肉,或者说是一个个小的尸块。 小凡忍不住说了句,“我的天啊!”
+ V; T7 U1 |! X
: A* J. Y( i9 q: F$ `. m: A5 m4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5说:这真的太震撼人了,女尸死前竟然把自己胳膊吃了,还把肉块囫囵吞了下去。我不知道她怎么忍受那种剧痛的,但心里冒出一个很古怪的名词,“活尸人!” 做法医的,最忌讳主观判断,不能有任何先入为主的念头,对这具古怪的尸体,我知道不能盲目的下任何结论。我让小凡把这些检验结果记录下去,又把解剖的地方缝合起来。 虽说这么一来,整个尸检就结束了,我能暗自松口气,不过也能肯定这个案子才刚刚开始,这具尸体给我们留下的证据大有猫腻!# M% l3 k0 F$ c7 n! @! F1 l

6 F) b9 `- L* S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7说:我跟小凡一起下楼出了殡仪馆。我发现张队已经走了,薇薇留了下来,正坐在警车里。 不得已,我只好给张队去个电话,说了我的想法,女尸是解剖完了,但我们这个小城市的技术水平有限,我希望张队能把女尸送到省里,让省厅法医再检查一遍,尤其针对死亡时间这一块,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 张队赞同,还说立刻联系,就把电话挂了。 我看了看表,离上班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一合计,现在回家补觉也来不及了,不如问问薇薇去哪,看能不能把我俩捎带送回警局。 没想到她故意等着我俩呢,但不是去警局,而想让我们去趟案发现场。 薇薇的意思,刘哥犯病了,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工作了,这案子肯定归我,不如这就去案发现场了解下情况。 我知道刘哥肯定做了案发现场的笔记,其实我照着看一遍就行,但薇薇上来犟劲了,我也懂,她这工作狂的性子,根本改变不了。 我和小凡都好说话,也就顺她意思。 别看薇薇是女警,有两个技术却是警局里的“一哥”,开车、还有破解密码。 我跟小凡坐在车上都不敢往前看,不然这么快的车速,我心脏受不了,外加我俩也累了,都靠在车座上小憩一会儿。, m8 U' Z% w5 Q+ P3 `: L
/ ?! \' h1 @& M3 m
网友59秒真男人2015-4-12 14:18说:不好看。没有以前我在天涯看的《我当道士那些年》好看。从那以后我立志做一名道士……
( A3 `. u) h7 Q 2015-4-12 14:20,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做道士?推荐你看下尸衣。4 Z; x$ z/ w! V2 c4 _8 K" r

7 ?# r' E) U# \0 R  [1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19说:正当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薇薇突然来了一个刹车。我和小凡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俩脑袋都猛地往前撞去。 也亏得有车座挡着,这才没受伤,不过我磕的脑袋嗡嗡响。小凡还说呢,“姐,能不能不这么猛啊?” 薇薇没理会我俩,她稍微有点紧张,还拿出电棍,开门下车。 我一瞧这架势,难道有啥突发情况?我跟小凡也急忙跟下去。现在天还黑蒙蒙的,我们还在市里,路上也没外人,薇薇绕着车走了一圈,最后停在后车玻璃前,死死盯着它。 小凡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忍不住问了句啥情况。 薇薇回答说,刚才她从倒车镜里往后看,貌似有个黑咕隆咚的小孩趴着后车玻璃上了。 小凡先一愣,又哈哈笑了,特意敲着后车玻璃接话,“老姐,我说我的老姐啊,这哪有什么东西?你眼花了吧。” 薇薇摇摇头,说她肯定没眼花。我偏向小凡的想法,刚才那车速,少说有一百迈,啥孩子能躲外面不被甩下去? 薇薇的目光又慢慢往上,放在车顶上了,但这上面什么都没有。 我也想给她打针强心剂,索性跟小凡一样,特意拍了拍车顶。不过这么随意一拍,我手上被什么东西黏住了。我还用两个指头捏了捏,品了品。 给我感觉,这玩意儿跟大鼻涕似的,我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没怪味。我抬头看看天,因为车顶上有东西,肯定是天上落下来的。但夜空晴朗,别说怪异的“大鼻涕”了,雨滴都没有。 我们仨总不能这么干站着,薇薇又招呼我俩上车,继续往前开。 我是真担心她又来个急刹车,跟小凡不敢睡觉了,随意聊起天。这样过了半个多钟头,我们来到郊区一栋二层别墅前。6 c# W0 x4 i, s, g0 w- Y) i9 `
' ]! \0 p( C8 |1 k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24说:薇薇说到了,让我们下车。 小凡望着别墅没来由的来了句“现在小歌手都这么土豪了?连别墅都能买得起?” 薇薇看都没看他,回答“怎么可能?”她是事先了解过死者的资料,就又解释说,“这歌手给一个集团老总当小三儿,这别墅十有八九是那老总买的。” 小凡故意啧啧几声。 我没他那么敏感,也不对歌手做什么评价,反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管人家当不当小三儿呢。 我们一起进去了。现在警队都收工了,这里没别人,不过勘查踏板还没撤,扑了一地。 薇薇带着我们来到客厅,这里有一把藤椅,我看藤椅把手上全是血迹。 薇薇指着说,“歌手死前就坐在藤椅上,脸上还敷着面膜。”她又故意做了一个动作,模仿死者死前姿势。 我觉得奇怪,因为敷着面膜,说明死者当时心情不错,可好端端为啥咬自己呢?别说就因为太高兴了。我还没听说哪个人一高兴就吭哧一下对自己来一口的呢。 小凡也没发表啥看法。薇薇又指着血迹问我俩。 做法医现场这一块,一般对血迹也有研究,血滴长短、大小、滴落痕迹等等,都能还原当时的一切。 小凡懂这方面的东西,就一边分析,一边跟薇薇讲解起来。我在旁边听了一会,我是觉得这里面没啥要注意的。又趁空四下走走,来到一间卧室。我发现角落里放着一个坛子,这就该是薇薇提过那个养小鬼的坛子了。6 x3 {; Y1 R1 ^! B$ K5 Q7 ~! ^
& W$ m+ G* t& H, f4 ~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26说:我上来好奇心,走过去蹲着瞧了瞧。 坛子不太高,有点像古装片的那种酒坛子,我带好手套,把它捧起来看看。 里面是空的,不过我留意到,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坛壁上,粘着一块湿乎乎的东西。 我一下子把它跟薇薇车顶上那块鼻涕联系起来了,心里咯噔一下,那股念头又上来了,心说不会真有过小鬼吧?它跟着女尸一起去了殡仪馆,还偷偷爬到薇薇车顶上了? 但一切用事实说话,我找到法医勘察箱,用棉签把这块鼻涕,还有薇薇车顶上那块鼻涕都收集起来,准备以后做进一步的研究。 薇薇又给我们介绍一些情况,说这个别墅没有撬锁和技术开锁的痕迹,窗户上也没被攀爬的迹象,说明案发时,这里是个封闭环境。 我明白,这都在告诉我们,歌手自杀的可能性大,但女尸胳膊上出现了别人的牙印,也把这些误导彻彻底底否了。 我们又转了一会,没啥新发现,就一同退出来。我是故意晚一步,趁空对这房间鞠了躬。 这也算法医行内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吧,每次解剖后,我们的手套都要留在现场,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而对那些横死的人,我们也要抽空很恭敬的拜一拜。 这倒不是说我们搞啥迷信,有时候一个没处理好,接下来走背运或者摊上头疼脑热啥的,都很正常,而且资深老同志,也多多少少都摊上过这种说不出原因的怪事。 薇薇看到我这么鞠躬了,她喂了一声,一方面是催促,另一方面算是反驳我吧。可我不在乎。 我们又坐车回警局。& |- I! A/ t- y5 ^. V2 ]# z# P& ~( \! f

: O, R. E4 _/ a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27说:我趁空把尸检报告整理下,送到张队那里去了,回来途中看到薇薇和一个同事正聊着呢。 这同事是刑警队的痕检员,就是他负责对那栋别墅检查的,我本来没想凑热闹,谁知道经过他们时,我听痕检员连连说怪事。 我又不得不停下来听一耳朵。痕检员的意思,现场除了歌手的鞋印外,还有一组狗的脚印。说明她还养狗,只是在别墅里根本没找到狗,而且回来仔细一检查,从脚印的承重点、大小、形状来分析,竟全是狗后爪的脚印。 我看痕检员分析到这里,整个人都有些迷茫了,相信他一定又被这结论弄懵了。我看他那逗比样,特别想笑,不过细想想,也有些替他头疼。 难不成歌手养的狗是个奇葩,能直立行走么?那她到底是歌手还是神婆?咋又是养小鬼又是养怪狗的? 我只是记住这个事了,又回到法医门诊干活,少了刘哥,我跟小凡任务量太大了,就这么脚不离地的把上午“混”过去了。
: O" h9 ]9 y. u: P9 p- g% y- M* ?! t& ]4 m; W1 H: C
网友逢场作戏_shine2015-4-12 14:29说:看看,探灵笔记。很不错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年华荏苒,念你如初!2 i9 v+ i8 o. _- ^( V/ F1 b+ N
2015-4-12 14:59,网友逢场作戏_shine 回复 西瓜西瓜我是XT :恐怖小说吧的一个连载小说,还不错3 X( w! e  i- ~) Q

9 t0 H0 m, b/ @5 i" t9 M3 x" z8 P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30说:等中午吃完饭,我想靠在椅子上歇一会,缓缓体力。薇薇却找我来了,还要带着我去个地方。 我猜她一定对歌手这个案子有啥想法了,我真不想陪她,再说警局那么多同事呢,她咋又选我了呢? 薇薇性子烈,看我磨磨蹭蹭不想去,要掐人,我实在没招,心说这小娘们是嫁不出去了,也妥协了,跟她上了警车。 我以为又要去别墅呢,她却把车开到市医院,还去超市买了一兜子水果让我拎着。 我明白了,原来她要带我看刘哥。她也事先问好了病房,我们直奔而去。 经过一上午的治疗,刘哥好了很多,至少看我俩进来,他能很正常的跟我们打招呼。我看他床头柜上的茶缸里都放好了茶叶,估计正准备沏茶呢。 这让我多多少少放心了,不然面对一个疯了的同事,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 薇薇能说会道,没多久就把刘哥逗得哈哈直笑。我是天生不会说话那类人,只好坐在一旁当个陪衬。 薇薇心里打着另外一个算盘,或许是认为气氛差不多了,她突然盯着刘哥问了句,“你不觉得,歌手死亡案跟几年前一个案子很像么?” 刘哥愣了,我也愣了。因为我印象里,这案子很怪很特别,跟别的案子确实没啥联系。 刘哥有点木讷了,让薇薇续解释下。 薇薇说是三年前的跳楼自杀案,当时刘哥主刀,张队结的案子。 我听到这释然,因为三年前我还没来呢,但刘哥越来越古怪,嘴里瞎嘀咕,声太小也不知道说的啥。 薇薇是上来劲头了,不管什么探病不探病了,也不管刘哥啥状态,追着问,“你告诉我,今天早晨,你是不是见到啥东西了,不然怎么会临时抽疯呢?”
! z* x5 P( T0 }
# z3 F$ {8 W8 J# [) R- Q0 A' E# d网友红太狼de温柔2015-4-12 14:30说:不喜欢
5 K3 d% m  v1 \ 2015-4-12 14:58,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 回复 每个人喜欢的不一样
( _3 `; `- J; V8 ~" [: L. y9 @% E" H1 z$ Z) i8 D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35说:我盯着刘哥,薇薇这么问也吊起了我的胃口。 我还特想知道,刘哥在解剖时是不是也听到了那古怪的磨牙声。 刘哥脸变得特别阴,都不看我俩了,低个头老半天没吱声。 薇薇不放弃,特意蹲在刘哥面前推推他,有种催促的意思。 我留意到,刘哥笑了两下,只是在这种严肃的表情下突然一笑,反倒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刘哥把目光转移,看着茶缸,嘀咕着,“沏茶、沏茶!” 他把暖壶拿起来,对着茶缸倒水,只是手抖得厉害,这条水线扭来扭去的。我本想上去帮忙,又一合计没动身,觉得他这么大个人了,倒水而已,没啥问题。 但怪事来了,刘哥把茶缸倒满后根本没停的意思,开水冒着白气,呼呼往外流。我真忍不住了,快走几步,几乎用抢的方式把暖壶夺过来,我心里还想呢,一会得找个抹布,把床头柜好好擦一擦,不然看着邋邋遢遢的,成啥样了? 刘哥也不谢我,又把茶缸捧了起来,这我把吓住了。我知道茶缸有多热,尤其还有开水从边缘溢出来,流到刘哥的手里,他竟不嫌疼? 薇薇一直等话呢,她忍不住又反问,“老刘,你倒是说啊!是不是看到小鬼了?” 刘哥身体一抖,慢慢抬起头,盯着薇薇。我虽然只是做法医的,但也多多少能看过几本心理学。毕竟天天跟尸体打交道,也要有个强大的内心。 现在的刘哥,目光太冷了。我也见过山狼,刘哥的眼睛里,绝对露出只有饿狼才有的凶光。 他几乎扯着嗓子吼了起来,说,“别过来,你他妈别过来!” 我不知道他不让谁过去,我只有一种直觉,薇薇有危险。我顾不上别的了,伸手一拽,把薇薇弄开。8 \. c/ Z) a0 E0 w5 }
! }& h$ W) I; I+ C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37说:薇薇还蹲着呢,所以一下子她噗通一声歪着坐到了地上。但这么一来,她也真躲过一劫。 刘哥半茶缸的开水全拨过去了,如果薇薇还是刚才姿势,保准烫的就此毁容。 薇薇性格爷们归爷们,毕竟还是女人,她吓得脸有点白。我是顺势一使劲,又把她拖起来。 刘哥根本不把我俩当同事了,他疯言疯语上,看着我俩,又把剩下半茶缸开水泼过来。 我跟薇薇挤在床头柜前,一时间没躲的地方。我是纯属一发狠,也有点男人保护女人的念头,我抱着薇薇挡在她面前。 这下可好,开水全淋在我后背上了。我上衣里面是衬衫,外面穿个夹克。我一边庆幸开水没烫到自己,一边也想泪奔,因为这夹克七百多块钱,全他娘的毁了。 刘哥没脱鞋,这么坐回床上,又要抓暖壶,看样还想继续烫我俩。薇薇忍不住出手了。 她学过擒拿,派上用场了。她也上了床,耍几个技巧,把刘哥摁在下面,用膝盖顶着。刘哥大脑混乱着,一时间挣脱不开。 看我还傻看着,薇薇喊了句,“等什么呢?叫医生。” 我反应过来,哦一声扭头就跑。我是扯开嗓子吼起来,很快把一堆医生护士全叫来了,也有一些病患不知道咋回事,从病房里探个脑袋往外看。 医护人员全围在刘哥旁边,刘哥的疯劲更大,这时都要咬人了。不过有专业人员在,薇薇也不出头了,跟我站在一旁旁观。 薇薇还有心问问刘哥病情,我是把夹克脱下来,捧着看来看去,不知道说啥好了。  T% j, N, N. N# B: u

8 L8 }; k0 E3 E- G0 a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37说:最后没我俩什么事了,薇薇带着我离开。这次探病,我们一点收获都没有,要是较真的说,我还倒搭一件衣服。 下午上班时,张队把我俩叫去了,他知道我们看望刘哥的事,想必是医院那边有人打来电话。 只有我们仨在一个小会议室,张队是真不给面子,把我俩劈头盖脸一顿批评。 他说,女尸在上午已经运到省厅了,省里好几个法医一起参与了解剖,按省厅的回复,这案子确实怪,上面要派专员过来,成立专案组调查。 张队的意思,既然省里出面了,等这两天专员到了,我们再按照他的意思,继续展开调查,这期间我们就消停一下,另外老刘还有病,我们作为同事,不要去折磨他,也不要在没经过领导同意之下,乱展开调查。 薇薇不服气,总想插话说两句,张队不给她机会,我是看出张队挺气愤,就顺着递软话。 最后张队摆摆手,让我俩好好反思,转身离开了。+ H  c$ r8 K" {; |- @( z0 H

7 Z& A0 c$ R  `+ a0 a/ W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1说:薇薇靠在会议桌上,沉着脸。我也是好心,心说既然批评完了,我们还赖在会议室干嘛?我叫着薇薇一起走。 谁知道薇薇不仅不走,还拉着我说,“你看张队什么德行?怂蛋一个,谁不知道他呀?年纪大了,往副局上使不上劲,索性奔着退休去了,守着刑警队长的职位,这几年一直求稳,多少案子被他办的稀里糊涂,这次女尸案,你看看,他又是不想管。” 我知道薇薇在吐槽,我能说什么?总不能一起埋汰张队吧?我就嘻嘻哈哈的走过场。 我这么做没毛病,薇薇却迁怒,对着我的肩膀就是一拍。 她边走边丢下一句话,“冷诗杰,你这玩意儿真白长这么高的个了。” 我望着她背影,心说呀哈这小娘们,我这叫懂得为人处事,哪像她,跟点着了的炮仗似的。 我也没理会薇薇的话,跑回法医门诊继续工作。 下午赶得不好,连续有三个伤情鉴定的活儿,我是连续去了好几个派出所拿材料,等忙完回到警局时,都晚上七点了。 我是累到都不觉得饿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我合计先这么歇一会,等缓过来了就直接回家睡觉去。 没多久,铃铃声响起来了,是法医门诊的电话。 说实话,下班后我挺害怕听到这种声音的,一个铃铃声,代表的很可能是我上半夜又得工作。 我又不能不接,只好硬着头皮拿起话筒,我是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对方咯咯笑了。这笑声很有特点,也让我一下知道了,是我师父。
: p! T  p' E9 }! i1 M& m- R+ S3 [: H2 q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2说:我师父是一名老法医了,对我很好,在带我那时候,几乎是倾囊相授,只是他混的比较好,前阵调去省厅了。
1 a5 n2 |; b- g我对他的感情特别深,也一下兴奋了,喊了说,“师父好。”/ R: [/ ~9 }: x! e
他嗯嗯两声算应了,又说,“听说你那儿摊上个怪案,小刘也疯了,我估计这时候你还没下班,就打个电话过来。”- D# y- d" ?+ f' W. h7 H
我是顺着这话又问起那怪案,反正跟他不外道,就想知道他得到啥新消息没?
  n; H  A  x6 R- q+ U; y" m师父肚里有货,但竟然不告诉我,还说明天专员就过去了,他也会把省厅这边的结果带过去的,让我安心睡一觉,不差这一晚。+ c% q$ D+ R7 Q: H: B
随后他一转话题,问我,“你老爹最近咋样?”
* d" o# o$ C4 m" E这是我心里一块大石,因为我从小是叔叔带大的,我爹在我上小学时就疯了,他的疯跟老刘不一样,老刘是吓出来的,我爹是真有病,一直神经兮兮最后爆发了。2 H/ F& E8 \5 e
我跟老爹感情不深,但偶尔总去精神病院看看他。既然师父这么问了,我就回答说,“他挺好的。”
, J  M& r: K( b8 m: y) W师父让我勤去看看老人,毕竟是我爹,活着不容易啥的。" O4 Q  J" ~1 G2 }9 {+ j+ X
这么瞎聊一会,他把电话挂了。我是盯着电话直琢磨,心说这咋回事?师父的性子我太了解了,平时找我谈事都开门见山的,今天咋想着聊闲呢?; l8 m, ]0 {) b, b
我是想不明白,不过借着打电话这劲儿,我身子没那么累了,就决定收拾一下回家。5 b1 k1 R/ l, @6 M8 Z
我家离警局不远,走路二十分钟吧,我也没啥事,就溜溜达达往回走。
+ Q0 N( g6 q; c, t/ u/ V
% R9 d! q7 A8 `" v! c7 w/ W$ J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4说:只是一个人赶夜路,没个说话的,就爱瞎琢磨。我不经意的又想着女尸案了。 正巧路过一个地方,我来灵感了。其实这里是啥地方,我叫不准,一个装修到一半的门市,牌匾还没挂呢,但门口立了两个石狮子,没多高,也就到我膝盖那儿。我也不知道咋想的,还骑在一个石狮子上了。 女尸案有四个地方很可疑,磨牙声,养小鬼,只用后爪走路的狗,还有女尸被吃掉的小臂。 我有这么个荒唐的念头,如果怪狗和小鬼是同一个东西呢,也就是说这案子全是那怪狗做的,这一切疑点是不是就都被一条线窜起来了? 但这么一来,大“鼻涕”又怎么解释?别说是那怪狗留下来的,而且怪狗吃人,为啥留下的还是人的牙印呢? 我琢磨来琢磨去都望着夜空了,心说怪狗不会是火星来的怪物吧? 正巧有个110巡逻车经过这里,它被我这奇葩的坐姿吸引住了,车停了来,车窗摇下来后,有个片警探个头往这边看。 他一定把我当成问题分子了,犹豫着要不要上来询问。其实我带着警官证呢,真要询问,我把证件一掏,肯定啥事没有。 我却不想这么做,不然传开了,整个警局都会笑话我,说冷诗杰那小子,真是变态啊!大黑天的,躲人家门口骑石狮子。甚至要是讹以传讹了,别说我大半夜非礼一头石狮子。 我不想给人抓住把柄,对那片警呵呵一笑,扭头溜了。7 Q' z8 Z4 T6 ?) v8 k# R$ T
$ S9 A! z' }2 v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5说:我本来没打算吃晚饭,这么一折腾,反倒有些饿了。我找个超市钻进去,买了桶面和两根肠,又拎着它回到家里。 我家就我自己住,我烧开水把面泡上,趁空逗了一会宠物。一般人家的宠物都是猫啊狗啊这类的,我的宠物有点怪,是一玻璃缸的虫子,毛虫和山蚕,足足有五十来只。 倒不能说我怪异,主要是因为我师父。像我们这些法医,最头疼的就是解剖高度腐烂的尸体,很容易染到尸臭,也怎么洗都洗不掉。我听到不少类似例子,法医家里有孩子的,当天法医解剖完一回家,抱上孩子后,孩子哇哇哭,说爸爸太臭。 我师父有个独门秘方,就是每天吃虫子和用虫汁当沐浴露一样洗身子,用虫子那特别的气味把尸臭消除掉。我是觉得太狠了,就没跟他这么学,他当时还嘲笑我呢,说冬虫夏草是不是虫子?蚕蛹是不是虫子,大家都吃! 反正最后我被他带的,一来二去折中了,专门养起虫子来。 现在这些虫子都睡觉了,但它们肉呼呼肥肥的,我吃泡面时,也忍不住拎出一两只来,放在手里捏几下,算是一个解闷了。 我发现这肚子一填饱,整个人反倒更觉得累了。我吃完饭,洗个澡就睡了。我是那种睡眠不太好的人,总爱做梦,每天夜里,脑子里全是稀奇古怪的梦。这么一晃到半夜了,我又梦到自己掉冰窟窿里了,同事都在上面看着,谁也不救,有人还往下撇石头打我。 我算被他们气到了,也顺带着一激动醒了。我本想翻个身继续睡,但觉得屋子咋这么冷呢?尤其隐隐的,都快形成一股股小风了。 我倒没害怕,呲牙咧嘴的瞅了瞅窗户,发现它开了。这绝不是我睡前开的,不然犯二啊?都深秋了,我半夜开窗户冻自己玩? 我心里就一个念头,这窗户坏了吧?我光俩脚丫子下床了,先点开卧室灯,又凑到窗户那研究一下,我反复把窗户推来推去三次,发现都没问题。: A+ w9 p' h0 M: _
$ x$ V* n# [" f0 V7 n+ J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6说:我搞不明白为啥了,但总不能干站着,太冻得慌,最后把窗户彻底关死,想爬床上睡觉。我撩被随意这么一看,发现一处怪异。 在正中心的被单上,有一条干枯的血迹。我也不是女人,没大姨妈,更没啥痔`疮,这条血迹怎么解释?而且印象中,之前是没有的。 我上来较真的劲了,一屁股坐在旁边想上了。 也怪刚睡醒脑袋有点乱,我有种离奇的念头,还特意回头看了看窗户做个对比,心说难道这血不是我的? 我早晨解剖时,解剖室的窗户也开过,当时窗框上就有血迹,只是检材还没化验出结果呢,也不知道那血是不是女尸的。 如果我家床上的血迹,跟这些都有联系的话,就不难想象,刚才窗户为啥会开了。只是这想法真成真了,也有点吓人。 我控制自己不瞎想,找一块纱布,沾上水,把这血迹吸下来。我们市局是没有DNA检验设备的,但我不怕这个,想等明天上班了,找个理由,把它送到省厅做一个DNA比对。 我刚忙活完这事,客厅那边有响动,一股很轻的沙沙声。这让我心里全是问号,一时间也说不好这声音咋来的。
/ o4 ?- l( V1 V" K. |! ~
: _- B6 r- B: v! R& T& u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7说:我也不能不管不顾,不然这觉没法睡了。我就一技术警,平时不配电棍,家里没啥武器。我想了一圈,先嗖嗖跑到厨房,虽然我家不开火没菜刀,但握着把水果刀,也多多少少有安全感。 我又这么样的来到墙边,把客厅灯打开了。我都做好准备了,瞪大眼睛,寻找声源。只是突然望着客厅的情景,我一下子愣了。 那一玻璃缸的虫子,全爬出来了,甚至是爬的满客厅全是。大部分在地上一拱一拱的“散步”呢,有些趴在沙发上,其中有两只在一张白纸上爬,沙沙声就它们弄出来的。 我都想挠头了,连说邪门,自己养这么久虫子,从来没见它们跑出来,怎么今天集体大逃亡呢,另外它们怎么做到的?这玻璃缸对它们来说,无疑于一座绝壁高山。 我不能任由它们再爬,不然耽误了,它们躲在哪个犄角旮旯,我就找不到了。 我赶紧满地忙活,一边抓一边往玻璃缸里送。不过我一个人,人手有点紧,还遇到几只操蛋的,它们躲在桌子底下了。 我不得不撅个屁股,才勉强爬进去。正当我费劲巴力把它们抓住,还没等往回退呢,怪事又来了。 我觉得眼前一黑,整个客厅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过了两三秒吧,客厅又亮了,随后又黑了。我还听到开关那儿有动静。说明有人正在拨弄它。 这把我快吓尿了,我这姿势说白了太被动,只露出一个屁股,要是遇到坏人,他们想咋折腾就咋折腾我。 我一下子急了,猛地一抬头,但反倒砰的一声磕脑袋了。我顾不上疼,扭着屁股,拿出最快速度退了出来。 还捡什么蚕?我赶紧把兜里的水果刀摸出来,举着四下看。但屋里还是黑的,我压根看不到啥。
5 ?  o/ d6 n2 A! J" g
2 L. k, `" t! S5 i4 k& a$ x: F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49说:我心里像有一万只大象在乱蹦一样。我压着心头难受的劲儿,又依次把所有开关都打开了。整个屋子全亮了,我挨个地方搜,并没啥发现。我心里稍微好过一点,不过我也留意到,凉台的窗户开了。 这是今晚第二个被打开的窗户了。我冒出一个念头,心说难道刚才拨开关的“人”,又打开窗户逃了,但我家是四楼,他能走窗户,是壁虎么? 我不相信,却有一个念头引导我,走过去看看。我探个脑袋往外瞧,大半夜的,别说四周的楼体了,路上都没个人。 只是今晚风挺大,我一扭头看别的方向时,有个白乎乎的东西突然撞过来,正好糊在我脸上了。 我能闻到一股腥腥的味道,甚至被它糊的,随即就有一种很强的窒息感。 我也不知道这是啥,被刚才的敏感神经一刺激,我想到那个“坏人”了,他要杀我。 我吓得想哇一声,只是这声被闷得没出口,我又连连后退,将水果刀胡乱挥舞着。我也是没经验,这么一挥舞时,脚下一滑,整个人坐到了地上,连刀都甩飞了。 但我总算有空把脸上这白乎乎的东西撕下来,仔细看看。我是气的想骂娘,这是一个白塑料袋,估计装过海鲜啥的,所以带着腥味。 合着刚才我是被自己吓唬住了,另外让我郁闷的是,赶巧这么一坐,我一屁股压在一只山蚕上了,那小家伙就说不出有多惨了,而我这个裤衩,更是啥也别说了,整个后面,绿油油一片。' L5 X/ g) D0 s' G" [# v7 h0 R

' `5 h2 b' W: G& U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4:50说:我站起来气的掐着腰,心说自己也太衰了,都是那两个窗户惹的祸。我本想再洗个澡,把身子弄干净了,谁知道刚进厕所,手机铃声响了。 我又冲过去找手机,拿起来一看是薇薇,这都几点了?她还打电话。 当警察就这点不好,24小时开机,谁想找我们,都是一找一个准。我接了电话问她干嘛。 我自认语气没啥毛病,但薇薇这个妞太有女人的细腻劲了,她竟能品出来我有点害怕,还嗤一声笑了,说我个二货,自己在家睡觉还能害怕。 我正好一肚子气没处撒呢,就想跟她电话里理论下。寅寅不打算跟我争辩啥,又告诉我,她一会开车到我楼下,我们去个地方。 要在以前,我保准头都大了,她又要去办正事,还没黑没白的,但今天特例,我们约定二十分钟后见,我提前穿戴整齐的下楼了。 等她期间,被楼下冷风一吹,也让我心里淡定多了,我想过要不要告诉薇薇我家里刚发生的这些怪异,但觉得有点早,总不能自己挺大一个老爷们,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她哭诉家里闹鬼吧?
$ {1 r; G* C6 z
5 E) m" m# H- t+ a+ Q* C6 R  A1 O$ o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0说:对了,这本书,叫,法医禁忌档案。( }$ m4 z+ s) r& a+ k# \3 J; W

$ d( y( C: x' u' k* I7 F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0说:我自己打字手好困啊,喜欢看的可以去百度。
5 r" |+ v6 v3 [$ _1 P9 K/ |5 s' [/ d& M. ^' w: L% T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5说:有些事情,不管你信与不信,它就在那里,真真切切。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件衣服会给我带来如此多的麻烦!+ R. T& n4 J* c# }  {  a- X5 U- R
8 p8 S' k/ r- X; p: b2 @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5说:6 O3 b) O* Z  C5 q* D" N

$ P6 i4 ~/ b, N( e3 C# J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6说:这事说来诡异,在此楼回复“寻声赴感太乙救苦天尊”可辟邪。
; Y+ `1 `. Z% ?7 S8 m- B, D
7 Z) D2 v3 L" S0 i$ M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7说:大四那年,为了在面试时给人留个好印象,进而找份好工作,我好些同学都买了名牌的西服。  我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父母没能力给我买太贵的衣服,我又不想输了面子,就偷偷在淘宝网买了一套,正是它打乱了我平静的生活。. q0 H/ ]$ |# H& X
; w( ~% g3 b% Z% L: _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7说:那时我还不知道这种衣服叫“洋垃圾”,反正看起来和新的没什么区别,老板也很贴心,熨烫得很是平整,穿着也很合身,我很满意,穿了一会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挂在了衣柜里。  刚好第二天上午有个面试,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还特意让室友周冰玩游戏时小声一些。! c& F* r' ]1 h7 t2 h3 y- i; W' }2 n
! Y7 a' w7 u" C# R/ `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7说:半夜我想上厕所,睁开眼睛,寝室里有微弱的光芒。我从床上坐起,顺着看去,周冰电脑的显示器亮着,他人却没坐在电脑跟前。  我也没多想,以为他上厕所去了。等我从上铺下来,站到寝室地面时,才发现我的衣柜前有一个人影。  t. S) W+ r6 L: M2 ^8 I
$ X  R/ t5 }( F$ U. G" m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8说:“谁啊?”我惊呼了一声。这也不能说我大惊小怪,你想啊,大半夜的,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站你床下,换成谁心里也会膈应的。  那人影没有说话,身子却慢慢转了过来,我定睛看去,不是周冰是谁。  见着是他,我松了口气,正想数落他几句,却惊奇地发现,他身上竟然穿着我白天收到的那套西服。
) Z2 U1 d; C; Q3 W$ x  ~7 i' f& k7 p# X: g5 q2 C/ h  P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8说:接着讲—— “你穿我衣服干什么?”我没好气地说道。我并不是抠门的人,只是我觉得穿别人衣服好歹要知会一声吧。  “我穿这衣服好看不?”周冰问我,同时用手理了理他的脖子下面。  顺着他的手看去,我才看清,周冰不仅是穿了我的西服,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衬衣,系了一根暗红色的领带,刚才他就是用手在调整领带的位置。
% y: n5 P1 V- |7 w# E  a0 {. R/ t; A0 d5 a/ P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09说:大晚上的,他这颜色搭配让我心里瘆的慌。我看着他,感觉此时的他有些怪怪的。  “好看不?”周冰见我没回答,又问了一句,同时往我面前走了一步。  他往前一步,我为了保持与他的距离,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刚好退到了墙边。  靠在墙上,我灵机一动,故做镇定地说:“好不好看得开灯才能分辨啊,黑漆漆的哪能看清楚。”  边说我就边伸手摸到了墙上的开关,打开了寝室的灯。
5 f" z& z; w+ S2 D$ ]1 C! Q' G" G9 ~$ ^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5:20说:这个是 尸衣。! U# V/ q( |* o& u0 ?) u$ Q
8 n+ e$ e9 G6 M: f
网友59秒真男人2015-4-12 17:10说:在此放上我的法扇,可辟邪- j0 Z  p* L& h& U+ H3 m8 o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7:17说:
2 R" ^; q4 u, V% G9 R+ @; n( n3 N- v6 e+ `( r1 A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7:17说:
2 Z8 |6 A7 T3 h1 A6 r  w2 d8 c1 j0 L
网友西瓜西瓜我是XT2015-4-12 17:19说:9 i" ~9 c  i! |* j" w. U! p
1 }& ]1 N! r1 [; ]  _% q" s) x
7 d3 l( n) c3 @# h- c
第一时间掌握更多相关信息,9 L* i0 p$ ?) N, k
请用 微信 加南阳微信公众号:nyrizi

* `/ {! @2 R5 n- L" m或者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 V, k, K+ o; o9 \5 ?0 ]'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情感天空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