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南阳吧   南阳茶座   听说穿了死人的衣服 离死就不远了哦 自从发生了这事,好几次我都想死了算了,去陪
    返回南阳茶座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381|回复: 0

    听说穿了死人的衣服 离死就不远了哦 自从发生了这事,好几次我都想死了算了,去陪

    [复制链接]
    楼主

    68

    主题

    100

    帖子

    2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6
    发表于 2012-10-11 11: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友邂逅的蛋蛋2015-9-13 说:自从发生了这事,好几次我都想死了算了,去陪我媳妇。但我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现在把这段惨痛的经历讲出来,就是想提醒大家若是碰上类似的情况,别跟我一样犯傻,丢了性命,这样也好替自己赎罪。8 F& Y( j1 {" z# ?/ s7 @8 o
    邂逅的蛋蛋 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下夜班走在路上,大老远就看到一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天桥底下,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挺性感的,男人嘛,或多或少有点色心,我就故意绕到她面前走,说实话,这妞子长得很不错,没有浓妆艳抹,应该不是站街女。不曾想,刚从她身旁经过,她就用那酥酥麻麻的声音喊我,帅哥,买内衣不? 我一愣,下意识的就扭头看她,发现她确实在喊我。她手上提着个黑色的塑料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卖内衣的。其实我没打算买,但还是停下脚步忍不住问她什么内衣。她说是女式的,我就打算走了,我又不是人妖不是变态的,买啥女式内衣啊?更何况这女的看着古古怪怪的,哪有跑天桥底下给男人卖女士内衣的,可别到时候讹我还是啥的。
    + T2 x% A+ i. ], X4 m( j8 K0 T8 o
    5 c. d0 A: z  t; h* p! v% e邂逅的蛋蛋 说:哎啊 没人看啊
      o: }- j  g( Y1 }. z3 ~
    / L% i* \; g# _6 Z3 k; I3 ]4 w' W% h3 \, Q邂逅的蛋蛋 说:我刚要走,她就过来拉住了我胳膊,还从塑料袋里掏出来一黑色的胸衣,在我眼睛底下晃了晃,跟我说是欧美大牌子的,便宜卖了,叫我买件回去,讨讨女朋友欢心。 还别说,她一下子就说中了我内心,我确实有个女朋友,眼看着马上也要过生日了,我寻思要不就买一件当生日礼物吧,就问她怎卖的。她说原价四百多,现在一件一百卖我,还可以试穿。 一听还能试穿,我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啥意思,难道是她在大街上穿给我看?我没好意思问她,就说买一件吧,她就把手上那件文胸递给了我,我厚着脸皮问她要不要帮我试试尺寸,她跟认识我对象一样,说肯定刚好合适,回去穿了要是不合适,明晚还是这里,帮我调换。我也不好再说啥,给了她一百块钱就走了。$ ]% o4 e7 r4 H( T( J  ?0 [6 B

    : e( q1 G; u7 X  ~' u8 V6 e! |邂逅的蛋蛋 说:拿着胸衣过了马路,我的心还在那突突的跳,心想从美女手底下买文胸确实还蛮刺激的。下意识的我就扭头想再看看她,不过天桥底下却压根没了人影,只有那黑色的塑料袋子在地上飘着,我寻思是最后一件卖给我收摊了吧,就没再多想,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想让媳妇试试。 也不知怎的,路上我一直觉得不咋对劲。可能是第一次买女式内衣吧,总感觉手里拎了个宝贝,生怕有人上来抢似得。而且从天桥那到我家要穿过一巷子,在走进这巷子时,我总觉得身后有脚步声,像是有个人在跟着我。 听说那巷子之前发生过抢劫案,所以我也没敢扭头往后看,加快步子就赶到了租住的房子。当时我女朋友她还没睡,打开门后第一眼就盯着我手上的文胸看。; E. \9 A' i2 f+ w

    5 L0 k9 [  _! q0 U$ }8 m! R邂逅的蛋蛋 说:见我女朋友她看着我手上文胸的眼神有点古怪,我忙跟她说这是我刚买的,送她的礼物,叫她别瞎想。她这才笑了,接过了文胸就开心的看了起来。 边看我对象她边说我真有眼光,对她可真好,她说这文胸是欧美大牌子的,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她一直挺想买的,就是舍不得。8 K2 d$ \/ P1 E
    - I# R$ m3 ^# Z1 k
    邂逅的蛋蛋 说:我寻思这一百块花的也算值了,那天桥女还真没忽悠我,然后就我叫我对象快试试尺寸。 我对象她跟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当场就把外衣脱了,不过就在那个时候我家门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我对象就忙跑进卫生间去试内衣了,而我则好奇的开口问谁啊,同时走向了门口。
    0 n) z3 y* I6 b- p/ r* J" E; {5 |. P0 x) \
    邂逅的蛋蛋 说:并没有人回应我,那敲门声也戛然而止。 我寻思怎么敲门不说话呢,怕是敲错了门跑了吧,然后我就把眼睛凑到了猫眼上往外看。看完,我就断定是有人在恶作剧了。因为从猫眼里往外看,我却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况,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红色,像是有人拿红布还是啥玩意将我家猫眼给堵住了,不让我往外看一样。 这下子我就更好奇了,好端端的猫眼咋还被堵了呢,我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拉房门,想要看看到底是个啥情况。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猫眼上那红彤彤的玩意突然动了一下,像是眨了一下眼。, ?7 u7 r% L+ @/ T$ R- `& [& A
    8 x8 \+ y. l" K
    邂逅的蛋蛋 说:当即我头皮就麻了,我的心猛的咯噔一跳,娘勒,那堵住猫眼的一小片红,怕不是红布,而是一只眼睛啊!我可能和一只红眼睛在对视呢! 心里正懵呢,房门突然再一次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 A  k' [6 B) v: \7 n6 @1 T- Z8 p3 l# ^; g9 ?4 C6 O+ s; ^4 q
    邂逅的蛋蛋 说:我这人胆子并不大,但也不是那种特别怕事的主,既然已经找到我家门口了,我还不得弄清楚情况啊,我猛的就一把握住了门把手,拉开了房门。 刚拉开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子酒味,然后我就看到一四五十岁的大叔站在门口,他看起来脏兮兮的,应该是喝醉了,那一双眼睛都完全充血了,红彤彤的,原来刚才我从猫眼里看到的红色就是这只眼睛啊。
    9 J; ?* m$ v& f1 J/ m2 E, s: _$ n
    2 q, o' i# l9 a& X, U邂逅的蛋蛋 说:正要骂这醉鬼呢,他突然开口跟我说,小伙子,你这是要弄死你女朋友啊! 大叔一句话就把我震住了,我瞪了他一眼,问他瞎说啥呢,而他虽然醉醺醺的,但整个人还是清醒的,他一个劲的朝我家屋子里看,嘴上还问我是不是刚给我对象买了件内衣。 被他这么一问,起初我都吓了一跳,寻思这大叔还有算命的本事啊。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他应该是看到我从天桥女手底下买内衣那一幕了,然后一路尾随我到了这里,难怪刚才在巷子里感觉被人跟踪了呢。4 m/ H7 i- H3 y: E: H, }

    , F# c! B  [3 W邂逅的蛋蛋 说:然后我就越发的好奇了,不就买了件文胸么,又不是金银财宝啥的,他至于这么上心的追过来么? 忍不住联想到这大叔说我要害死我对象,虽然感觉他是在说疯话,但我也没敢大意,直接给他递了根烟,然后问他几个意思,请他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3 `8 \! N/ Q, h' w( Q9 n$ p: [. g  z8 e0 ~; E' x
    邂逅的蛋蛋 说:大叔没接我的烟,而是突然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后,才很蹊跷的跟我说,我买的那件文胸是二手的。 听了大叔的话,我倒也没觉得有啥大惊小怪的,因为刚才我就有想过这一点了。因为我看这内衣上连标签都没有,可能是那天桥女穿过了,要不然几百上千的衣服也不可能一百块钱就卖给我。 这年头,二手房二手车,甚至连二手女人都可以交易,我觉得买个二手文胸也没啥丢人的,也不知道这大叔就这么莫名其妙的。
    6 J& M# o* k- A4 v
    9 I- \' M4 }: Y) l  H邂逅的蛋蛋 说:然而他下一句话就把我吓傻了,他突然冲我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然后跟我说,我买的那胸罩是死人穿过的! 大叔一句话就把我听得呆若木鸡,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大叔已经转身走了。 我忙追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叫他可别给我乱开玩笑。他说信不信他随我自己,该提醒的他已经提醒了,他还说如果我女朋友穿了那文胸,就离死不远了。; O# j! w" A8 H; o* b

    9 c; I. u, B3 [/ Z: f0 Z6 t邂逅的蛋蛋 说:其实我是不相信大叔的话的,天底下哪有这么离奇的事情。不过毕竟这文胸来的蹊跷,所以我就多问了他一句,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大叔冲我摆了摆手,叫我别问那么多,不过他说可以告诉我那天桥女的职业。
    6 L( F. I$ P3 D! ^7 F" G6 `/ f+ I; w3 Q; P2 i) f6 @8 S7 D
    邂逅的蛋蛋 说:大叔说那大长腿天桥女是殡仪馆的入殓师,她不止一次贩卖过死人衣服了。 而上一个穿过她卖的二手衣服的人,已经死了。
    / C, G9 K* z; Q0 E' i# X6 U5 ]: Y/ `' y
    邂逅的蛋蛋 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这邋遢大叔的话还是让我留了个心眼,如果天桥女卖给我的文胸真的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那我真就不能让我女朋友她穿了,倒不是我怕了,这无关迷信,而是确实有点晦气。 我想要继续问问这大叔关于天桥女和这文胸有没有啥其他的猫腻,不过他没再理我,径直就走了。我也没追他,而是快步进了屋子,进去后我就发现我对象已经换好了那件文胸,正照镜子呢。
    # c% s, a0 ]1 q0 z0 `" g* m9 |0 Z, D/ [6 x
    1只狗尾巴花 说:还好没结局,要不然我害怕
    # I  t6 c( K2 h1 r- f" @厕所抽大烟装吊 说:尼玛,高潮呢" i# Y# P5 e. r/ V+ T- a0 }
    馅仁 说:看过!没意思!假的) h7 Q: T4 ~5 B+ a! P7 d0 n
    邂逅的蛋蛋 说:不得不说,这件胸罩就跟为我对象她量身打造的一般,非常合身,将她本就姣好的身材衬托的越发诱人,搞得我都想上去一把抱住她了。 不过我忍住了,我快步来到了她的身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叫她脱下这胸罩呢,不经意间我却瞥到了镜子里的她咧嘴笑了。 我对象她当时那笑容非常的诡异,不像是喜欢上这内衣后开心的笑,更像是一种藏着阴谋的笑,甚至说是阴森。3 e/ r0 }0 V# f. H- q
    ' B/ k# M/ x* @2 L0 _# J- |
    邂逅的蛋蛋 说: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忙一把将手搭在我对象她肩膀上,叫她把这文胸脱了,还问她怎么这样笑。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女朋友她却冲我摇了摇头,说她没有笑,还问我为啥不能穿着这文胸睡觉,她说喜欢我送她的礼物,想要一直穿着。 我总不能跟她说这文胸是死人穿过的,我买的二手的吧。所以我就没多说,只是在那寻思刚才那笑容是怎么回事,是我看走眼了,还是我对象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笑了?
    ' M2 h& Y2 J) C/ e7 Z  Z4 z
    - D3 y# k0 n: r5 R6 ~# I, F邂逅的蛋蛋 说:不管是个啥情况,我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但我心里始终有点没底,所以我就继续叫我对象别穿这内衣了,她问我为啥,我就说这是生日礼物,要生日那天穿。不曾想一直很乖巧的她这一次还挺倔的,她说就不,她就要穿,叫我生日那天重新送她件礼物。 我坚持叫她脱下来,她就有点生气了,问是不是这内衣不是给她买的,而是要送给别的女人,反正就是很委屈的样子。 这下子我就不好说啥了,也许是我还不够爱我对象吧,我当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子倔劲,我寻思在这样一个科学的时代,一件死人穿过的内衣又能翻得了啥浪花呢,这一次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发生邪门的事情。1 l$ T5 R6 y- M* w) g+ ]* F
    5 |# p3 w* D3 i
    邂逅的蛋蛋 说:所以我就没再坚持,然后我对象给我弄了点夜宵吃,我们就睡觉了,她是穿着那件胸罩睡的。 起初我心里还是很紧张的,生怕发生点吓人的事,所以一直没睡,不过没一会儿我就听到我对象她轻微的呼吸声了,她已经睡着了。 然后我也睡了,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枕头旁边有个人盯着我看似得,忙一下子给惊醒了过来,结果却发现半个人影没有不说,我身旁空荡荡的,就连我对象她都不见了。
    " t3 K1 _* X, q, J" V9 ~6 M6 d+ B4 W- }% w/ O$ _
    邂逅的蛋蛋 说:见我对象没了,我愣了一下,然后我就急了,我张口就喊她的名字,小雪,小雪。可是没有丝毫的回应,这下我就更急了,我下意识的就撒开脚丫子往卫生间跑,刚来到卫生间门口,我就看到小雪她果真在卫生间,还在那照镜子呢。 我刚要喊她,然后就发现她突然将手举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将手放在胸口后,小雪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的同时,还伸手在那文胸上抚摸了起来,看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寻思小雪她这是咋了,怎么还跑到卫生间自mo了呢?难不成是嫌我不中用?还是对这文胸太喜欢了?4 J6 S' K& ]* m3 Q" h

    # e5 B8 r  ?. j# B. `邂逅的蛋蛋 说:见我对象没了,我愣了一下,然后我就急了,我张口就喊她的名字,小雪,小雪。可是没有丝毫的回应,这下我就更急了,我下意识的就撒开脚丫子往卫生间跑,刚来到卫生间门口,我就看到小雪她果真在卫生间,还在那照镜子呢。5 \- G* X/ _* e$ x
    我刚要喊她,然后就发现她突然将手举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胸口。2 }6 R+ \% N+ h. Q; j& u2 J
    将手放在胸口后,小雪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的同时,还伸手在那文胸上抚摸了起来,看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寻思小雪她这是咋了,怎么还跑到卫生间自mo了呢?难不成是嫌我不中用?还是对这文胸太喜欢了?
    + |! ?- M& _8 {$ e) h7 m
    ( L* p  Y' @: |5 j3 }
    邂逅的蛋蛋 说:正寻思呢,小雪突然对着镜子笑了起来,这一次我看的很清楚,她笑的很诡异,绝对不是我看走眼了。 更令我倒吸一口冷气的是,小雪突然将摸着文胸的手伸到了脖子上,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g9 ?$ `, K  I1 B$ B

    % R* {9 J; |: V5 @7 e6 K邂逅的蛋蛋 说:说实话,当时那画面有够吓人的。小雪她边对着镜子发出那阴森的笑容,边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我看到她掐着脖子的手一个劲的在那抖着,是真的很用力,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吓唬我玩,而是真的想弄死自己。 看到这,我也顾不上慌神了,直接就冲进了卫生间,边大声喊小雪,边抓住了她掐着脖子的手。 当我刚抓住小雪的手,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吓了一跳。
    4 \) }8 D- P6 ]$ B2 K  t( W3 a8 \0 `: y6 c6 F
    笨笨的猪ok 说:我晕,这个太吓人啊
    0 K* H  M# Z) Q+ A6 v2 v' P+ h邂逅的蛋蛋 说:尼玛,小雪的手异常的冰冷,跟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肉似得。 我寻思好端端一大活人,就算是吹了晚风,也不可能这么冰凉啊,忍不住就想到了之前那大叔所说的,穿了死人衣服就得死,所以我越发的担心小雪了。我大声的喊她,可是她没理我,所以我直接就一把狠狠的摇晃起了她的身子,她这才缓过了神来。9 |1 d' Y; m" u" @: t
    0 i; z6 }4 U, R  \3 Z  M+ |' W
    邂逅的蛋蛋 说:缓过神来的小雪啊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像是刚从梦中惊醒过来一般,然后一脸茫然的看向了我。 我立刻就问她咋了,而她则反过来问我这是怎么了,她说我们不是在睡觉么,怎么跑卫生间来了。
    # q. k+ C3 G! p8 s( \, V, E; h
    ; r( {4 W' F) c& V& S邂逅的蛋蛋 说:见她这么问,我就晓得了,小雪对刚才的事情也没啥印象,难道她这是梦游了?以前也没见她有梦游症啊,不过我以前睡眠一直挺好的,就算小雪真的梦游过,我也不知道,更何况我和小雪住一起其实也没几天呢。 不过不管怎样,我觉得这文胸是真的有点蹊跷,所以我也顾不上面子啥的了,直接就把这胸衣可能是死人穿过的事情给小雪讲了。 不曾想,刚把邋遢大叔的话给小雪讲了,小雪却笑了。她笑的花枝招展,捧腹大笑,她笑着说这都啥年代了,问我咋还这么迷信的。她说先不说这胸罩是不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就算真是,也不可能邪门。她说她这肯定是梦游了,绝对和这胸衣无关。( K! ?" |" M* E% E

    ; n7 P# }, S" P* `% Z3 S邂逅的蛋蛋 说:我说不管有没有关系,这文胸也别再穿了,改天我给她买件新的,她如果真喜欢这件,我就给她买件一模一样的。 不过小雪也是个倔脾气,我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不信邪,她说她今晚就偏要穿了。
    3 |. m$ m: `! r! x+ t4 l" z* B. p3 \
    邂逅的蛋蛋 说:最终,我们达成了一致,今晚就穿着这文胸睡,然后不管今晚有没有意外发生,明天都不准再穿了。 然后我两就再次上床睡了,因为刚才小雪梦游那一幕,这一次我再也没法入睡了,我一直时刻关注着小雪,直到她渐渐传来熟睡的轻微鼾声,我依旧密切关注着。  t# w2 n+ ?* T0 v8 d  a

    & s( _$ v+ Z* k8 F, B# O/ |邂逅的蛋蛋 说:就这样在床上躺了约莫一个多小时,一直没意外发生,然后我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小雪给喊醒的,她依旧好好的穿着那件文胸,一切正常,看来真是我想多了。; a8 X4 H1 m3 I$ t5 R7 ]9 S5 D% X( E

    % K6 z- L  ]  a, o6 G0 i2 ?邂逅的蛋蛋 说:既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我也就没再太紧张了,不过我还是叫小雪今天别再穿这内衣了,她也答应了。然后我就去上班了,我也没带走这内衣,毕竟我上班不可能带着它吧,而扔了也可惜,毕竟一百块呢,我打算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回来拿,到时候再在天桥底下找到那个大长腿,退给她。 毕竟她昨晚是答应我,今天还会在天桥底下等我的,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出现。
    . B2 m' H8 d' d: v- Y/ y
    & c) T) y7 V" \: @邂逅的蛋蛋 说:当我看到小雪给发来的这张照片时,我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吓蒙逼了。 这是一张用手机拍的照片,应该是自拍照,对着镜子拍的。5 }5 B6 J  N, R' B. }9 ^) n, n

    : S! _8 N, X) U  q' n* d8 \邂逅的蛋蛋 说:照片上的人没有脑袋,没把脑袋拍进来,只拍了大半个身子,而且她上身没穿衣服,是裸露着的。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小雪自己了,一来是身材和小雪一样,再者,这明显是在我家卫生间的镜子前拍的嘛。 而令我惊悚的是,在小雪的胸前,在小雪的双胸之间,有一只乌黑发青的手印…… 看着照片上,小雪胸前的这只乌青的手印,我大脑里一片空白。
    0 O- B  P) s* Y" k5 V8 G  a
    $ M7 s- }8 _2 w9 K; X3 a9 a* B邂逅的蛋蛋 说:这手印像是有人在小雪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后,留下来的印记似得。而我早上走的时候,小雪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我忍不住就想到了那件文胸,然后我就慌了,我忙给小雪打电话,可小雪的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 没打通小雪的电话,我就更担心了,加上她也不回我微信,我立刻就给老板说了声,然后就提前下班回家了。4 ]; K; {: E# {, q6 I

    6 ^2 i& N% q, S( M邂逅的蛋蛋 说:路上我就在那寻思着,小雪给我发这张照片,显然就是她发现了自己胸前的印子不对劲,想告诉我。可是她怎么就不理我了呢?不会是发生了啥意外吧? 而当我火急火燎的赶到租住的小区门口时,我这种担忧就越发的强烈了,甚至说快要得到证实了。: S* B) ^) E* u8 x9 @0 |9 ~' L6 N
    2 G8 t0 m, p4 q! x+ |! J; b" a
    邂逅的蛋蛋 说:因为我看到我家小区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当我看到这辆警车,我的心猛的咯噔一跳,我暗道一声不好,寻思小雪不会是出啥事了吧,然后我就撒开脚丫子往小区里跑。 刚跑进小区,我就看到在我家楼下围了不少人,他们聚集在一起,纷纷抬头朝楼上看,还指手画脚的,像是在看啥热闹。
    , k2 y3 _4 }5 J7 u' s* |. _
    $ U1 W( L& T* |( ~" Y$ T邂逅的蛋蛋 说:我快步来到人群旁,顺口就问了其中一位大妈,问她这是咋了,她一开口就把我吓到了,她说楼上死人了。 楼上死人了,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失去了联系的小雪,然后我也顾不上再多问了,立刻就往楼上跑。来到我租的房子那层楼梯口的时候,我的心彻底的陷入了谷底,一切走向了最悲观的一面,我看到了几个警察围在这里,还拉起了警戒线。 我看到在警戒线里面,走廊深处,有警察在保护现场还是啥的,而具体位置竟然真的是我家门口。! G$ G% p6 x. \3 f: X7 _

    9 @( c* h1 I6 @7 h$ G邂逅的蛋蛋 说:更令我整个人发懵的是,在我家门口似乎吊着一个人,由于隔得有点距离,我不是很看得清到底是谁,不过我能看到有两个警察拿着相机在那对着吊着的人拍着,像是在取证。 看到这,我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刻就朝我家门口冲了过去,直接冲开了守在警戒线拦我的条子,他们问我干啥的,我说我是那屋子主人,他们就跟我一起来了。 当我来到我家门口时,我彻底傻眼了,我家门口真的吊着一个人,上吊的,死了。
    & ^: _! L, L9 X* j9 `$ o' ?. _  a% f- o0 R* [7 a( a7 n/ k+ d
    邂逅的蛋蛋 说:这人就吊死在我家门梁上,是个女人,而且身上没怎么穿衣服,就穿了一件文胸,而这文胸正是我昨晚买的那件黑色文胸! 我彻底傻眼了,双腿一软,差点就瘫倒在了地上,不过我稳住了身子,因为我看清了这女人的脸,她的脸红一块白一块的,舌头微微伸了出来,而眼珠子则快从眼眶里凸出来了……总之非常渗人,不过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小雪。 这个吊死在我家门口的女人并不是小雪,不过我对她也有点印象,虽然我不认识她,不过我看过她,就是这层楼中的住户,算得上是邻居了。, m8 A" r& N2 E: @5 S& l
    0 Q0 h  X9 I  @
    邂逅的蛋蛋 说:她怎么会穿上了小雪的文胸,还吊死在了我家门梁上? 我看了眼我家门梁,那里只有门开着的时候才能穿过去绳子,按理说她上吊的时候,小雪她不可能不知道啊,那么小雪呢?
    / U1 x$ M/ _* _, \+ k6 W9 l
    : N, g6 {: D- H邂逅的蛋蛋 说:想到这,我更担心了,我也顾不上条子的阻拦,猛的一下子就挤进了家里面,当时这吊死的女人被我撞了一下,脚还在我屁股上踢了一下,虽然我知道是被我冲撞的惯性,但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感觉就跟这吊死了的女人真的在踢我一般。 冲进屋子后,我大声的喊小雪,没人回应我,我就进了卫生间找,然后又在家里找了一圈,却依旧没有发现小雪的影子。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了,我寻思应该是她自个走了还是啥的,就想继续给她打电话,可是还是无法接通,而这个时候警察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E7 f& J4 d4 q3 I% t; t- ]

      g. N/ M6 s# H' S4 h" [邂逅的蛋蛋 说:他们想要逮我,我说我是这屋子的主人,但是也无济于事,他们说要我配合他们,要带我去局子里录口供。我虽然心中担心小雪,但也不是法盲,我知道我现在要是反抗之类的,指不定就把我当成是害得这女人上吊的嫌疑犯了,所以我最终还是老实的被条子带走了。 而当我被带上警车时,我用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说是熟人,其实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对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她就是昨晚给我卖文胸的天桥女。
    4 V6 T: M; X/ L6 v
    ! E3 Z4 X& a& {4 G邂逅的蛋蛋 说:此时她就站在围观群众的最后方,安静的看着,看似一百无聊赖的旁观者,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当局者,她的出现猛的一下子就把我给惊醒了。 从昨晚天桥女给我卖文胸,到小雪不见了,再到这女邻居死在我家门口,这一切似乎都在天桥女的意料之中?要不然她咋会出现在这里偷偷看呢……难道她在掌控一切?
    + J( q7 y2 O7 }7 X) f0 G" X3 h# ^# j
    $ ]8 ]! M; f% ]& L邂逅的蛋蛋 说:可以去网站看看~~酷1111匠111网书名凶11罩~~ 那里有最新的更新哦!! 想到这,我的心就揪了起来,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脊背一阵发凉,像是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悄悄盯着我似得。
    8 e8 p% Y9 l3 c& D, @5 N4 n' T0 ]3 w5 t- k. A# J1 x3 o9 n# N
    伟伟玉业 说:怎么没有了,继续啊/ ^% }2 A6 c) @
    邂逅的蛋蛋 说:可以百度看看 凶罩- Z, v: q1 C+ T2 h0 `; A
    # ]' C% W4 w: g. c0 R" r3 j- g9 C9 |
    0李志明0 说:我靠,速度更新啊。晕死,正激情里& V  n, J. _. U
    泪落半夏1314ok 说:楼主看到哪里了
    3 ~" a( H0 |5 g  G7 @. t6 u泪落半夏1314ok 说:楼主可以看看这个 小说) d9 |$ N4 `6 ]( T9 r, R
    情字伤人伤己 说:大半夜的我去2 A5 u5 B2 b( K) d/ ^
    把心挖掉吗 说:我已经看完我想说怪害怕人。
    # t, h( Y! F' Z! |. d+ N
    / ?( Q3 o3 u) R南阳人说咱南阳哩事儿,# N# {& M7 }6 _
    第一时间掌握更多热门信息,4 T. E( ?5 S0 I* ]
    请用 微信 加南阳微信公众号:nyrizi
    2 b$ G3 ]; S+ N/ L. k/ `4 t
    或者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a. \, D% m6 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南阳茶座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