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南阳吧   情感天空   新交了个女朋友,她从来不洗澡,当我知道真相后,吓哭了。胆小勿看
    返回情感天空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3645|回复: 0

    新交了个女朋友,她从来不洗澡,当我知道真相后,吓哭了。胆小勿看

    [复制链接]
    楼主

    64

    主题

    99

    帖子

    2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7
    发表于 2018-2-18 18: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友2811953172015-4-2 22:30说:这个女朋友是网上认识的,准确来说是贴吧认识的。
    4 R* c( E  z1 q  : ]2 ?# U% I6 s9 N  g, @
      那天晚上我无聊刷帖子,很快就被一个帖子的标题给吸引了。这个帖子的标题是:姐从来都不洗澡,你们会嫌弃我身上的味道吗?
    3 P/ n/ Z7 O* V  
    7 x: a5 r- b( c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个抠脚大汉,结果点进去却发现楼主的头像是一个九分女神,性别也是女的。7 x6 a, d7 S( N* f6 E
      - H7 m% f& q- ?& g; i& X& i
      不过我也知道这头像不可能是楼主,楼主就算真是女的,肯定也是一个水经验的丑女屌。" x; C- z/ d4 ]- S- v$ D
        ]5 V/ f8 ~8 L/ U' ?1 S
      我当时也确实是无聊,就饶有兴致的看起了大家的回复。; {3 @$ f7 M; A1 L
      / `( a1 e8 ^( o  [: O
      大家都挺能侃的,有人说不会嫌弃,有人劝楼主快去洗,还有个奇葩居然说他也两年没洗澡了,希望能和楼主成为一对脏命鸳鸯。
    " {5 F# b; N& ]2 A( n  $ o6 N4 Y! i% o5 T) R. v5 u
      看了会儿,觉得没啥意思,不过小手一抖、三分拿走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我就随手回复了一句:嫌弃你麻痹,有本事你他妈来熏死老子,臭味还是骚味啊?) {9 D1 p; s* n2 Y  l
      7 C5 s, n# v# |+ e* e
      回复完,我关了贴子,熟练的打开快播,准备和远在日本的老朋友们见见面,来一发。% T7 U" g7 A- d# b+ a4 F( V9 K
      * k! z) n  A! D8 O7 f9 ]0 }
      刚打开小电影,我的qq咳嗽了两声。3 L( j, \" U+ ]9 Y3 N
      2 g( Z3 s( @+ i3 |0 B, o" M
      我这人没啥交际圈,也基本不会有人加我,当时我以为是哪个群把我给踢了,就随手给点开了,结果却是提醒好友验证。
    2 F& X; q; e  E2 B  
      B9 O- d4 o# L/ ?- P' E  是一个网名叫'性感不是骚'的女人加我,这可把我给乐坏了,我都多少天没和女人聊过天了,我赶忙给同意了。3 p% ]9 E* j+ [: s( h
      
    3 B4 `$ [/ I( d2 ~0 o* s3 O9 A  当时我还特意看了下她的资料,居然和我是同城的,她的签名挺吊的:虽然我很骚,但我想做个好女人,可惜永远不可能…
    3 l' n# G( K) o  V) b8 F( ^& S) I  
    # D4 J3 n' ^; A+ W  诶呀妈呀,这签名一看就是约炮的节奏啊。虽然我没约过,但并代表我就是个君子。
    ! E& Y- q" g! g  T5 a6 W  7 G' F# E2 A4 ?% U) e+ z& n
      我正准备跟她打个招呼,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她叫我猜她是啥味道的。
    % |$ M: M( S5 D1 u: R" Q  
    : l$ F. ]) Q6 A  我没整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我立马感觉膀胱一阵收缩,差点给吓尿了。
    / K/ D( P' Y+ i" [+ S, X# j  . F& i8 U9 w0 p8 F
      卧槽,这个不会就是刚才那个发帖子说自己从来不洗澡的楼主吧?我是嘲讽了她,可是我根本就没留自己任何联系啊。& Z/ ]5 H! ^! A+ a& D
      
    ; P$ X. c9 N+ G2 k9 J  不知道她怎么有我qq的,感觉挺邪乎的,不过很快我就调整好了心态,指不定是我哪个老朋友?
    - W+ ]! n5 F0 {' X1 m+ [, ?  ( z3 F4 A& U: U( m; X& h5 b1 h: R
      我回了她一句: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qq号的?- P+ E2 b! E+ l4 h6 n+ A# H
      3 Q& y- d- [4 b/ S
      她说网上找的,她说一搜我的过往发言就找到了。/ H( ]/ c  S: D; K8 j
      1 p; k5 D( O$ h9 W# K! J, ?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一阵尴尬,我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我还是个邮箱狗,经常留邮箱求种字,而我留的邮箱就是qq邮箱,所以找到我qq很正常。: U8 C' y3 l2 z- p4 ?+ P5 ]
      
    , D4 P4 ]# `" J( a- }! V  说真的,当时有点脸红,不过我脑子反应快,我很快就跟他说我前段时间qq被盗了,最近刚找回来。! u- c/ O' X, S
      
    ! u/ g9 L; {; q2 H+ q& m  T* c  为了转移话题,我立刻问她是不是真的从来都不洗澡。她给我发了个傻笑的表情,然后说是,她还问我会不会嫌弃她。1 m1 o7 E9 z7 N* b# l
      8 ^0 p4 R4 \6 b; Q$ L3 z
      我手上在键盘上敲着不会嫌弃,心里则在那琢磨着这女人既然是用来约炮的,那就得往见面啊、请客吃饭啊这方面引。
    9 @  }: t: \) [' _1 t( _  
    4 c+ k  V0 g1 G" p0 O' G  所以我很快又给她发了一句话:虽说我真的不会嫌弃,不过说真的,我才不信你从来不洗澡呢,哪有人从来不洗澡的啊,有本事你让我闻闻?
    3 R  l2 `8 [" Z# ]+ Y  
    ) c0 p' J/ k# e. Y2 @6 F  发完这句话我心里有些忐忑,万一这女人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放荡,而是个传统女孩,那我可能没机会再聊下去了。
    1 Q$ v6 q8 F! G8 p, O4 i  
    - N% L  y( j& {& Z" y8 A4 [  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就让我坚定了她是个骚货,她问我:你想闻我哪里呀?1 z3 J2 S8 N) |0 h3 _; m
      # l9 v- a) [' N9 P3 ?
      我寻思着该回答闻她奶子、屁股还是鲍鱼呢?
    2 Y5 @7 K$ M% i, M7 f5 U  4 `/ \/ w. h5 y' W7 G1 {; x% f
      不等我回答,她又对我说:随便你闻我哪里好了,我在康复路这边,你来找我好了,来了你就信了。
    2 g0 P8 W1 x8 V2 P( A  , s2 R6 X! Y+ P" y" A6 C! k- ]3 }
      康复路我倒是知道在哪里,离我倒不是很远,看来她也看了我的qq资料,知道我和她是一个城市的。
    8 [$ v; z* _! N* c- S& z  8 n, q! b" C( L$ n  f/ z/ _: ~
      心里有点蠢蠢欲动,真想立马打个车杀过去,不过我还是有点犹豫。因为康复路那里虽说也算市区,但其实挺偏的,类似城中村,那地方治安不好,不怎么太平,要是碰上个讹钱的不好跑。  R+ O1 Y; R: B8 _! }
      2 Z& m" x0 Q! V' l0 R6 W
      就在我犹豫间,她又给我发了一句话,她跟我说:我的电话是151…到了打我电话,喊我小骚就行。( T) g3 e2 Z+ \
      
    & Y" a) X; ^7 s, ?5 }$ K" w  看到小骚两个字时,我的胯下一下子就起了反应,我甚至可以隔着电脑屏幕闻到小骚身上那扑鼻而来的骚味了。
    ; [- ^" O8 f/ p3 `0 L    ]; D5 W( M- I5 @9 Z9 }  e% |
      抱着宁可被讹,也不能错过一个绝佳炮友的原则,我只带了几百块钱,然后在腰上别了把水果刀就出了门,打了个车直接朝康复路赶了过去。+ U  }3 @7 H3 c9 }
      ) f5 b( u! y, _) m& z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到了康复路,大冬天的怪冷的,路上也没什么人,我猫着腰躲在路头子的角落那扫了一圈,很快我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路灯底下确实站着一个女人。
    - Q1 N; d7 M  E0 |. Z+ g3 b2 H  ) ?% u( B" b8 y+ D" }, P8 w
      这女人穿了一身绿色的毛绒大衣,刚好裹住了屁股,下身则是件黑色的打底裤,脚踩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虽说颜色搭配有点怪异,但整个人确实挺有气质。
    1 I; B5 y  {; c, [3 N* J, @. U4 c  ( u$ ]8 S9 w7 y: L* t& z
      她的影子在路灯底下拉的老长,哪怕是冬天也看得出来她那无比性感的身材。而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我还是认出来了她,她长得和之前看到的头像一个样,真的很美,柔顺的长发披在肩头,晚风吹拂,这他妈的哪里是水经验的丑女屌啊,这他娘的真是女神啊!, @+ [0 q$ {( ?
      
    " j# x& i: x' u  女神也需要约炮?! p; C1 j5 H+ V* o9 i
      
    9 J1 |( }# ^2 J, `9 ^( G, {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怂了,我还从来没玩过这么有档次的女人呢。+ B: a  |3 R& `7 b
      
    & i" x" r/ s; g  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我快步绕到了她的身后,拍了下她的肩膀,轻轻喊了声小骚。
    ( h) f' x, R3 O3 @) _; w9 Q/ ]  " Q& J. X8 H* D! L/ A
      她转过头瞥了我一眼,然后问我是不是就是刚才和她聊天的那个人。
    8 D1 r) U$ x1 [1 g/ r5 z  - Y0 A0 T) g+ ]. H0 _4 d1 \$ h
      我用自认为最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她问我怎么称呼,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了她,我说我叫王维,她莞尔一笑,问我是不是会吟诗。我没说话,就是冲她笑了笑,心里却在那琢磨着吟诗我不会,淫湿倒是可以,等会有机会保准把你淫的一身湿,看你洗澡不洗澡?
    6 S4 z2 |  Q# ?; Q3 ], j/ d; H  x  6 E% B8 I' f$ h8 H7 {* L
      想到洗澡,我下意识的就凑着鼻子在小骚的身上轻轻嗅了嗅。' G1 I- R$ k5 O+ E0 e5 a
      6 m6 o9 ?$ Z7 M( C1 x3 U/ @) g& _
      小骚也看到了我的这个动作,她也没跟我生气,只是眨着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问我能不能闻出来是啥味道。
    0 l6 Z3 d, k/ ?# P  0 S( z  o! x" k* p
      你还别说,仔细一闻,貌似小骚的身上还真她娘的有味道。. Q  I  H  P* M) i( K" J" I
      $ r2 L: v; b- e9 {* M
      这味道挺奇怪的,具体什么味儿我也说不准,反正不是臭味。至于是不是骚味我就不好判断了,有点儿像,但是又不是那种让人作恶的尿骚味,而是一种还挺诱人的淡骚,有点像是桂花香,反正挺好闻的,应该是喷了什么特别的香水吧。
    0 |! j8 M! Y: n8 D  9 A- p' _7 X7 q* j; i8 _0 P2 u$ \
      我挠了挠头,然后跟她说挺好闻的,不像是长期不洗澡留下来的味道。! b2 m1 F4 a/ u9 [5 q; r
      
    8 s' T3 Q' V" C0 {  小骚说信不信随我,反正她长这么大就没洗过澡,不信拉倒。
    + Z+ M& [& ]" E2 o  & I7 H9 B  O+ I! Z  O. z- w
      听了她的话,我挺纳闷的,女人都是爱干净的,至少在别人面前都表现的很爱干净。小骚这么一个大美妞,怎么却一个劲的强调自己从来都不洗澡呢?
    - H& o7 `. B  F; P! o  
    + Z8 c3 u. h" \( Y- e+ y  脑子有问题?要是真是这样,我把她给日了的话,算不算犯罪啊?; q6 F& Y0 R& {# c
      8 v) W$ I' u/ N" @; b; F
      管她呢,上了再说。- C6 h4 a  m5 M: g5 U4 h
      : h$ w1 x. P4 C" f, H, H
      于是我就颇为暗示的对她说:"小骚啊,大晚上的你把我喊出来,就是为了证明你从来都不洗澡?你一个弱女子,就不怕我是坏人,欺负你?"% N7 T1 m0 h/ R! W7 {1 O1 C. ?
      & d! L9 U4 Q! }. M! p) e# E
      小骚咯咯一笑,然后对我说:"我从来都不洗澡,如果你连这都不怕,还敢欺负我,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1 @7 j) ~1 i8 N# G, n  
    ( S% Q+ C( s0 t. w% u; I  听了小骚的话,我心底一阵暗喜,今晚这一炮看来有戏!* `4 t8 a- l. i- v
      
    ; c( Y) h0 T2 w9 ?1 {1 N6 ~  于是我赶忙跟她说外面太冷了,要不我们去附近开个酒店好好聊聊,小骚说不用那么麻烦了,她的住处就在附近,叫我去她那里。
    / G6 ^% ]/ G) o. s7 q3 }  4 ?9 K. y6 r" y4 ~
      我寻思着腰上别着刀子呢,而且身上就几百块钱,没啥怕的,所以就点头答应了。  S' V1 f6 ^+ B2 z2 S- Z0 e
      # b* K' M/ S5 H" t7 e3 g5 ?
      在小骚的带领下,我们穿过了两条巷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名字叫'相约'的招待所的门口,小骚说她在这里包了一间长期住房。
    ' R  b+ ?  o) ~- {  ~/ j8 k$ C  $ _! T0 S% ?; w4 W7 i0 D% Z5 `
      美女长期住招待所,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小骚会不会是个小姐啊?" K, J4 ?* o4 |6 r: R7 [- `# L
      % h' Y* D% g" w7 H
      
    0 r2 X/ Q3 n+ T3 m$ ?& ?

    % _7 H1 `: p9 {! M+ b网友2811953172015-4-2 22:37说:3 K! w. I# H0 F; Q" I

    2 c; T: P) n# t9 J网友2811953172015-4-2 22:48说:眼睛。  听到这两个字,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咋滴,那个瞬间我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  那个洞的背后真的盯着一只眼睛?我刚才和一只眼睛对视了?  可是我看到的明明是红色的啊,怎么可能是眼睛?  我忍不住问小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家里卫生间有个被偷窥的洞,她为什么不找房东说明情况。  小骚跟我说隔壁住的是房东的儿子,他得了精神方面的怪病,而且还有红眼病。她说她之前找房东提过,现在房东一个月只收她一百的房租,而她又基本不去卫生间,所以对她影响不大。  听了小骚的话,我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立刻就相信了小骚的话。小骚她说自己常年不洗澡,身上还有奇怪的味道,隔壁又住了个喜欢用洞偷窥的神经病,这听起来也太不现实了吧?  不过我也没去求证什么,感觉这里怪怪的,我还是尽快和小骚打一炮,然后离开这里吧。  一想到打炮,我这才反应过来JB还没洗呢。可是小骚现在醒了,我可不能当着她的面去洗,干脆就不洗了,直接做吧。  于是我尝试着酝酿了下老二,貌似有点反应,我一阵窃喜,赶忙搂着小骚重新上了床。  上了床,我立刻就低头吻小骚的脖子,小骚确实骚,她挺配合的扭了几下身子,把我弄得欲火焚身。  我感觉全身火热,可是很快我就尴尬了起来。明明**那么强烈,可是我居然硬不起来!  可能是总感觉卫生间里那个洞背后真的有双眼睛在盯着,太紧张了吧,我又尝试了几下,还是硬不起来!  一时间我有点不知所措,小骚很快就瞧出了我的状况,她问我是不是还没适应好,说实在不行就算了,说我可能太累了,状态不好。  麻痹啊,被一个美女说不行,太丢脸了,可是我居然真的不行!  我也没办法继续打肿脸充胖子了,我只得勉强笑了笑,然后说最近经常熬夜确实太累,要不再休息休息。  小骚冲我笑了笑,然后把脑袋枕在了我的胸口,说单纯的睡觉其实也蛮好的。  然后小骚就闭上了眼,貌似真的开始睡觉了。  我动都不好意思动,不得不尝试着休息。可是脑子里一直想着卫生间里的那个洞,闻着这淡淡的香骚味,我哪里睡得着啊。  于是我就继续在那想岛国的小电影,想看看能不能重振雄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我居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天都亮了。  我赶忙扭头看了下身旁,如果小骚还没醒,我就吃吃她豆腐,毕竟昨晚都没爽到。  结果我愣住了,我的身旁空空如也,小骚根本不在床上。  我又喊了两声小骚,还是没有回应,当时心里估摸着小骚是不是去给我买早餐了,心里还美美的,难不成一晚的空炮都俘获了小骚的芳心?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拿起一看,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一段话:我去上班了,白天都不会出现。我对你挺有好感的,如果你同样挺喜欢我,那就等我晚上回来。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算了,钥匙就在旁边,离开的时候帮我锁下门,钥匙就放你那吧,我相信你。  放下纸条,我发现柜子上确实有把钥匙。  没想到小骚和我住了一晚上,就这么信任我了啊。  说实话,小骚长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喜欢她呢?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卫生间的墙壁上的那个洞,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最终我决定还是先离开,晚上再过来看看。  然后我也没再去卫生间看,直接就出了房间。  就在我锁门的时候,隔壁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给打开了,我下意识的就扭头看了过去,想看看里面住的到底是谁,小骚说住的是个有偷窥**的神经病,我倒想看看她是不是骗我的。  等了几秒钟,我却没有看到有人从那个房间里出来。  心里正奇怪呢,门都开了,咋不见人出来?  我索性将房门给锁上了,然后来到了隔壁房间的门口,先是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实没看到人。  当时我也没想太多,直接就将脑袋伸进去张望了起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这种招待所的房间也不大,我直接就看到了里面的床,卧室里好像一个人没有。  既然没人,那门怎么还开了?  很快我就将视线投到了门旁边的卫生间,可能是开门的时候尿急了,人进厕所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如果不是这样,除非是…我看不到开门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不敢想了。  当时真想冲进卫生间弄清楚状况,但一想到小骚提到的红眼神经病,我就有点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脖子热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对着我哈气。  妈了个逼的,当时我彻底愣住了,尿差点都吓出来了。  动都不敢动,感觉真的有什么东西站在我背后似得,不会就是刚才从房间里开门出来的那个东西吧?  总不能就这样站着吧,我撒腿就准备跑,不过刚要启动,我感觉到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忍不住猛的扭头朝身后看去,这才发现身后真的站了一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他的个头不高,鼻子刚好到我的脖子,所以刚才确实是他在对我哈气。  麻痹的,原来是个人,吓老子一跳,也不知道啥时候走过来的,装神弄鬼的。  我瞪了这个老头子一眼,然后问他干嘛躲我身后一声不吭的。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很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就不要瞎看,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  说完,老头子就直接走进了房间,然后将门给关上了。  我就欲跟他理论理论,但很快又感觉有点不对劲,二话不说,直接就下了楼。  下了楼来到吧台前,我看到昨晚那老女人还坐在电脑前,我忍不住过去对她道:"大妈,我跟您打听个事啊。"  那大妈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回应我,我就继续对她道:"大妈,你昨晚也看到了,206那女的是我女朋友,她在这住了有些日子了吧?其实我跟她交往还没多久,我能打听点她的事情不?"  大妈直接说她要尊重住户**,哪能随便泄漏的。  我赶忙掏出了一张毛爷爷放在了吧台上,大妈心领神会,叫我问。  我赶忙问道:"你知道我女朋友是干啥工作的不?"  大妈很简单的跟我说我是她男朋友,我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  我就继续问:"我女朋友说你儿子就住在她隔壁,是不是?你儿子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  听了我的问题,大妈的表情有点不悦,不过也没真跟我生气,而是对我点了点头,看来小骚并没有骗我。  我赶忙继续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一老头进了你儿子房间啊,会不会来小偷了?"  大妈对我说道:"那是我家老头子,去看自家儿子,哪来的小偷!"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刚才是自己吓自己了,我本打算继续问问小骚的情况的,不过大妈不想搭理我了,显然是我说她儿子和男人,她不高兴了。  我也没纠缠,虽然心痛一百大洋,但还是快步离开了。  出了巷子,拐了几拐,来到大街上,我随手就拦了辆出租车,打算先回家补个觉,然后再联系小骚,昨晚早泄加阳痿丢人了,一定要找个机会重新证明自己!  刚上了出租车开了没多远,我发现那司机貌似一直在偷偷的瞄我,也不知道是我之前太紧张搞得疑神疑鬼了,还是咋的。  又观察了一会儿,我确定司机确实老是看我,我就忍不住问他看啥呢。  司机也是个实在人,他直接对我道:"兄弟,我刚才看你是从康复路那边出来的,昨晚潇洒去了?常来这里玩?"  我刚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估摸着康复路那有很多淫窝,是个卖淫嫖娼的据点。  很快,司机又对我说:"兄弟,你脖子上的斑是胎记,还是最近刚起的?如果是胎记那就成,如果是最近刚起的,我介意你还是去医院查查吧,我以前也拉过一个熟客,他经常来康复路这边潇洒,染上了性病,身上长的斑跟你这差不多,后来他死了。"  听了司机的话,我愣了一下。斑?我脖子上可没什么斑啊,不过我也没太过紧张,我压根都没和小骚做,怎么可能染性病呢?  我和司机笑了笑,也没多说话,很快就到了家,我一个箭步赶忙来到镜子前照了起来。  往镜子前一站,很快我就发现脖子上确实起了几个斑,褐红色的,像是被人给狠狠的掐过了似得。  盯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斑看了好一会儿,越看我越觉得有点不对劲,很快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瞅着这斑的形状怎么那么像眼睛呢?
    3 `  U. V1 R. v# K, e2 T# Y- E1 ^- [- [+ l+ E: Z
    网友2811953172015-4-2 22:59说:& ~  t  e8 W% R) F& X. C; @$ V4 q

    ' g1 |8 c8 y, z# Q网友2811953172015-4-2 23:05说:看着老张的来电,我一下子就蒙住了。 虽然我不知道老张的号码,但潜意识里我就觉得这是少妇的老公,也就是死去的老张。 老张没死?还是…? 或者是老张的手机被别人拿去用了? 我不知道是哪一种情况,但是心理慌得很,拿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 我将目光投向少妇,我发现少妇也在疑惑的看着我手上的手机,显然她也没想到会有人给她打电话。 我寻思着要不要接呢,如果真是老张没死,那我就可以问问斑的问题了。 可是假如不是呢? 寻思间,电话就挂了。 很快又进来了一条短信:怎么不接电话呢?我十分钟后到家,给我开门。 看完短信,我更莫名其妙了,真是老张回来了?是人还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这出现在别人家里可不好啊。 我随手将手机扔给了少妇,然后就跑了出去。 跑出去后我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来到楼梯口的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我倒要看看来的是谁,如果真是没死的老张,那我再出现问问他情况。 确定我所在位置不会被发现后,我就耐心的等了起来,只要是上三楼的人我都能看见。 等了一会,我听到了脚步声,我赶忙全神贯注了起来。 很快,我就看到一个人走了上来。 当我看到这个人时,我愣了一下,这不是招待所那个老头子吗? 老头子直接上了三楼,然后来到了少妇家门口,敲了敲门。 看来刚才是这老头子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啊。 老头子就是老张?可是的哥明明跟我说老张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啊,怎么可能是老头子。 就在我纳闷间,老头子突然闪到了门旁边,好像是不想让少妇看到他似得。 躲到一旁后,老头子冲门口指手画脚了一下,搞的像是跟人在说话似得,真是莫名其妙。 很快,房门就打开了,少妇探出脑袋说了句话,不知道说的什么。 这个时候,老头子也一下子闯了进去,跟我之前闯进去的情况差不多。 看来老头子也是想来了解情况啊。 我想过去偷听的,最终还是忍住了,隔音效果好,根本听不见。 我就在那等啊等,本打算等老头子走了,我再去问问少妇的。 没一会儿功夫,我突然听到楼下面有人在哪尖叫,搞的动静还蛮大的。 我这人好奇心也不小,没事爱凑个热闹。 我寻思着老头子和少妇一时半会的也跑不了,所以就快速跑下了楼。 来到楼下后,我看到楼底下聚集了好多人。 他们都抬头向楼上看呢,我也跟着抬头看了起来。 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膀胱一缩,差点尿裤子。 我看到三楼的一个阳台上吊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她只穿了件红色的内裤,上身的衣服都被扒光了。 她的脖子上吊着一根绳子,整个人悬挂在了半空中。 这个女人正是那个性感的少妇,老张媳妇。 少妇吊死了! 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有点不敢看少妇的脸,生怕看到她那哀怨的眼神。 这个时候我听到身旁有人在那议论:“诶,老张媳妇终究还是上吊了啊,是个守妇道的好女人啊,这年头见不着这种女人咯,快报警吧。” 上吊自杀。 知道老头子找少妇的我,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 我想冲上去抓老头子的,但没那个胆。 当时我很犹豫,想当个正义的好人,但更怕死。 就在我犹豫间,我看到老头子从楼上下来了。 他直接将视线投向了我,眼神直勾勾的,看的我心慌。 我暗道一声不好,被发现了。 而他则慢慢的走了朝我走了过来。 也不知道咋滴,当时我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紧张死了。 我想跑,但老头子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没跟我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眼吊在楼上的少妇,然后很淡然的转身走了。 在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年轻人,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要有好奇心,她是自杀的。 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我感觉我有点怕这个老头子,他身上有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感觉。 等老头子走了,我也赶忙撤了。 我直接打车回了家,到了家发现身上开始痒了。 我赶忙把衣服脱了,一看身体吓了一跳。 脖子上的斑已经蔓延到全身了,身上长了好大一片,看者着怪吓人的。 我有点坐不住了,感觉邪门的很,立刻决定找个所谓的高人看看。 我上网搜了下,什么大师、大仙、和尚道士的各种搜。 很快我就看到有人说小雁塔那有个王大师不错,有点本事。 虽然很多网友说他是骗钱的,但我还是决定去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啊。 确定了王大师的住处后,我取了一千块钱就打车过去了。 大师也是个中年男人,他一看到我,就跟我说我撞邪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心中一喜,看来真是个高人啊。 我赶忙叫大师说说我撞什么邪了,问他还有没有的救。 大师没说话,只是朝我伸了伸手。 我赶忙把手伸给了他,结果他并没看我的手,而是说看相要折寿的,他要费精力才能补回来。 我这才反映过来是要钱的,我就给了他二百块钱。 大师收了钱才问我有什么情况,我立刻把脖子上围巾拿了,让他看我脖子上的斑。 大师看了后,也愣了一下,然后就在那说要死了要死了。 大师一句要死了把我吓得不轻,一身冷汗。 我叫他帮我想想办法,他问我最近是不是交了什么新朋友,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寻思着我交了小骚这个朋友,也看了卫生间里那个洞,看来大师有真本事。 很快,大师又跟我说还有得救,他说要给我画个黄金符。 我叫他赶快花,结果他说黄金符要看心意,心意越大,效果越好。 我问他什么叫有心意,他说至少一万块。 日他妈的,敲诈呢啊。 就在我很无助的时候,房门突然砰砰砰的响了起来,很快就有人将房门给撞坏了,冲进来五六个大汉。 那些大汉冲进来就发飙了,直接过来揪住了大师。 一阵拳打脚踢的,其中一个人在那对大师说:贼你妈的骗子,我大哥化了五万的黄金符,人还是死了,医生说是艾滋。 听了这句话,我一愣,居然是个骗子啊,碰到人就画黄金符啊,亏得被我碰到了,没花冤枉钱。 看着他们质问大师,我准备走的。 结果大师一把抱住了我的腿,然后对我说:年轻人,我不是骗钱的啊,你这斑我真见过,只有死人身上才会有啊,是尸斑。 尸斑。 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其实是很慌的。 但我在那对自己说,这是个骗子,我不能相信他。 然后我就一溜烟跑了,重新打车回到了家。 当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我晚饭都没吃,一个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没用,大师没用,我不会真要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是小骚打来的电话。 当看到小骚的电话,我当时倒没有慌,甚至优点庆幸,像是看到了希望似得。 毕竟这斑是见了小骚后才长的,现在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倒不如和她好好谈谈。 我立刻接起了电话,小骚问我在哪呢,怎么不去找她玩。 我说我正准备找她玩呢,我说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表现。 她叫我去她那,我可不敢去了,我就说她那环境不好,我说我们开房。 她说不用了,叫我开门。 我吓了一跳,问小骚什么意思。 她咯咯一笑,说我开门不就知道啦。 我下意识的就来到了门口,轻轻开了门。 结果没人,我出来看了下也没见着人,就准备转身回去。 刚转过身,我的眼睛突然被蒙住了。 是一双冰凉的小手,同时还有咯咯的笑声。 是小骚,我赶忙问她怎么知道我在这的,她松开了手,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叫我猜。 猜她个乃子啊,我现在哪有心情玩这个。 我直接板着个脸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我说如果她不说清楚了,就不让她进我家。 她看着我,说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跟着我,问我信不信。 鬼才信呢,我摇了摇头。 她又笑了下,然后说她是问康复路那的出租车司机,找到这的。 这下子我信了,有这个可能性。 我把她放了进来,她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的腰,问我今天在不在状态。 小骚所说的状态自然是指那方面的了。 我寻思着这真是个骚货啊,大老远的找我,就为了跟我做?看来她对我还蛮有信心的嘛。 我点了点头,说我状态好着呢,一定不让她失望。 当时我想的是,不管小骚是什么人,显然骚的很,要是我把她伺候好了,指不定能帮到我。 然后我跟小骚说我出去买包烟,立刻就下了楼,我打算买点伟哥,一定弄死她,叫她听话。 我火速跑下了楼,附近就有个成人用品的店,我直接买了盒伟哥吃了。 然后我又买了好多打火机,毕竟我心里也是有点怕小骚的,我听说那玩意都怕火,如果真遇到情况,那也有防范啊。 回到家,我看到小骚正坐在床上玩手机呢,我就上去抱住了她。 你还别说,伟哥有点用,我感觉下面胀的很。 我直接吻小骚的脖子,她却轻轻推开了我,问我这一次咋不想洗澡了。 我说我洗过了,然后就脱她衣服。 很快我又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骚香味了,闻得我头晕晕的,当时一点都不怕了,只想做,感觉都憋死了。 很快我就把她的上衣脱了,紫色的胸罩都快被雪白的浑圆给撑爆了,我忍不住的就想上去舔。 不过小骚却勾住了我的脖子,问我怎么不脱衣服。 我确实没脱上衣,只是脱掉了裤子,我怕她看到我身上的斑不肯跟我做了啊! 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我喜欢穿着衣服干,这样爽。 她呵呵一笑,然后随手就脱我的衣服,一把将我的围巾给扯了下来。 这下子我脖子上的斑一下子就暴露了,一时间我有点尴尬。 而她并没有惊讶,而是叫我把衣服全脱了,她说知道我为啥不脱衣服,叫我不要尴尬。 我索性将衣服全脱了,一身的褐斑,自己看了都害怕。 她冲我眨了眨眼,说她可以帮我,问我信不信。 既然都被看到了,我也没啥好隐瞒的了。 我直接跟小骚说,我身上这怪斑确实是今天刚长的,我问她她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还说只要她能帮到我,我一定大发神威,满足她。 她很妩媚的冲我一笑,然后叫我躺下。 我就躺在了床上,然后她又叫我闭上眼。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闭上眼,但还是闭了。 很快我突然感觉脖子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我似得。 卧槽,舔的我真他妈的舒服。 我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小骚在用舌头舔我啊。 我立刻睁开了眼睛,不过小骚眼疾手快,立刻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她还说如果我看的话,就不帮我治病了。 我只得闭上了眼睛,不过我还是好奇的问她在干嘛。 小骚也没瞒我,她很魅惑的冲我笑了笑,她说她在用舌头帮我舔。
    0 t# O" z/ k/ Z7 L* W/ L% H9 _" V( R& @- a  T7 @. u
    网友2811953172015-4-2 23:10说:听小骚说真的在用舌头帮我舔,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绷住了神经。  软绵绵的舌头在我的脖子上舔着,爽死了。  我想开口问小骚为啥要用舌头给我舔的,但是又怕开口问了,她不舔了。  很快她就舔到了我的胸部,当她舔到我的乃头时,我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也不知道我这是咋了,我居然再一次被舔的早泄了…  马勒戈壁啊,老子一个猛男,居然再一次早泄了。  我一下子就尴尬了,脸火辣辣的、红彤彤的。  小骚很快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就是很舒服。  她很古怪的笑了笑,然后问我是不是真的没什么。  我说是,而她突然用小手轻轻拍了拍我小弟弟,然后说:“都湿了呢,还说没事…”  诶,都湿了啊,尴尬死了。  脸红红的,不知道说啥,这伟哥也太不给力了吧。  很快,小骚又跟我说她好了,叫我起来。  我赶忙起来了,看了下,你还别说,身上的斑真的淡了,隐隐有消失的架势。  我一下子就心花怒放了,忍不住抱住了小骚,亲了她一口。  然后我就问小骚她是怎么做到的,感觉挺奇怪的。  她说就不告诉我,等我想起来我为什么会长这个斑,再告诉我。  我说我记得啊,我去了她那里,然后就长斑了。  小骚盯着我,然后问道:“然后呢?你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长这个斑。”  我就继续说:“是不是因为看了卫生间的那个洞啊?”  她说她不能告诉我,有本事我自己去查。  我才不想去查呢,如果就这样好了,打死我我也不去小骚那里了。  病好了,我的**就上来了,我想好好和小骚做一次,报答她。  可是我发现射了之后,我就有点硬不起来。  于是我就问小骚我能不能洗个澡,她说行,她会等我的。  我立刻跑向了卫生间,脱了内裤就洗了起来。  边洗,我边在那幻想,希望自己能尽快进入状态。  可是我发现我就是进入不了状态,当时都失望死了,不知道怎么跟小骚说。  突然,小骚开始喊我了,她说她有急事,要走了。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不能告诉我,如果我想她就去找她。  当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能有啥急事啊。  不过也好,要是让她发现我还是硬不起来,她肯定再也不理我了。  发现心理一直在那想小骚,都有点放不下了,不过我还是做了决定,坚决不去找她。  这个时候,我家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小骚回来了,赶忙过去开了。  结果不是小骚,而是两个穿着制服的条子。  我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问他们想干嘛。  他们说有个案子,想找我了解下情况。  我不知道什么案子,但还是把他们放了进来。  他们先让我出示了身份证,然后问我今天下午是不是去梅园小区了。  听到这,我立刻反应了过来,可能和少妇的死有关。  既然条子都这么说了,肯定掌握了情况,我就点头承认了。  然后我就说是去朋友家,了解情况的,既然是警察我也没多想,我说我还看到了个老头子去了那里。  不过条子却说没什么老头子,监控里只拍到了我。  麻痹,看来老头子还蛮专业的,躲过了摄像头。  我一下子就慌了,这老头子不会是要嫁祸给我吧?  不过条子很快叫我不要紧张,他们已经鉴定了是自杀了,只是想找我做个笔录,了解下少妇身前的情况,看是不是精神异常。  没有办法,我也不想没事找事做,然后我就说我以前经常坐老张车,是个朋友,他死了,我去慰问的,我说少妇确实精神有点失常。  然后条子就走了,等他们走了,我赶忙给小骚发了个短信,我问她到家了没有。  小骚很快就回我短信了,她说她没回家,她给我准备了个惊喜,然后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去找她。  小骚给的地址离我不远不近,半个小时的车程。  想了想,我发现心里放不下她,而且也好奇给我什么惊喜。更何况,那里又不是招待所,不会有个变态的老头子。  所以,我还是决定去看看。  不过我没有立刻去,而是再一次去了王大师那里,我总感觉他还说有点门道的。  当王大师看到我脖子上斑没了,他再次愣了一下,还问我请了什么高人,他也想会会。  我没说什么高人,只是问了他一个问题,我问他如果我碰到了一个人,她从来不洗澡,还害怕水,那是什么情况。  大师立刻跟我说,那是鬼,是被火烧死的,所以怕水。  大师说的一本正经的,不过我也没完全相信。  我找他只是想从另一个层面给自己一点胆子,所以我问他怎么对付这种玩意。  大师说其实他真是个有本事的人,虽然骗过钱,但遇到真麻烦事,他有办法。  很快大师给我画了一个符,说拿这个贴脏东西的嘴上,就行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大师为了证明自己,他居然没收我钱。  拿着这个符,我立刻赶到了小骚给我的地点。  是郊区,一个破旧的楼房。  楼房的墙壁已经有些脱落了,应该没人住了。  不知道小骚喊我来这里干嘛,又有什么惊喜。  就在这个时候,楼房的门被推开了,小骚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门被推开,我貌似闻到了一丝烧焦味。  当时我愣了一下,这里被火烧过?  想到大师跟我说的被火烧死的鬼,怕水,我的心里一下子就发毛了。  我不敢看小骚的脸,潜意识里想远离她,但是发现心里又有点舍不得。  这个时候,小骚开口了。  她对我说:“王维,这里是我曾经的家。我以前有个男朋友,我们住在这里,可是有一天这里着火了。”  我紧张死了,当时真怕小骚说她是鬼,她要弄死我。  我的手紧紧的握住口袋里的符,只要小骚一乱来,我立刻贴她。  小骚很快对我继续道:“我和我男朋友很恩爱,那场大火中为了救我,他被烧死了,我很想他。”  说到这里,小骚的声音哽咽了起来,我忍不住看向了她。  她的眼睛都红了,泪珠沿着脸颊流了下来,看着很让人心疼。  感觉小骚是真心难过了,她说她男朋友救她死了,所以她活着,她不是鬼?  就在我寻思间,小骚突然对我道:“那场火是有人故意放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只要你帮我查出真相,我就嫁给你。”  小骚说她要嫁给我。  看着小骚那楚楚可怜的俏模样,我十分的心动,渴望去保护她。  要是真能娶得这么个大美妞当老婆,那我不得幸福死?  我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跟她说我一定会帮她的。  小骚将脑袋依偎在我怀里,说我真好,跟他一样的好。  这个他肯定是她前男友了,说实话我才不想跟那个男人比较呢,更何况那还是一个死鬼?  就在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对我道:“维维,你真的愿意帮我吗?可能会死,你怕吗?”  一听可能会死,说实话我一下子就怕了。  不过我没表现出来,我就问她我该怎么做,我傲衡量衡量。  小骚说她已经查出来一些了,她说火灾可能和招待所的那个老头子有关,所以她才住那里的。  她叫我跟踪下老头子,将老头子去的地方都给记下来,然后告诉她。  虽然心里怕那个老头子,但我觉得跟踪也没啥,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招待所,不过我没进去,我就躲在了外面。  正如小骚所说,没一会的功夫,老头子真出来了。  我打了个车跟了上去,当到了目的地,我愣了一下。  是火葬场。  眼睁睁的看着老头子进了火葬场,我没敢跟进去,就在门口等他出来。  当我抽了三根烟,我看到老头子从火葬场出来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个裹着黑大衣的人跟在老头子的身后,从这个人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他们很快就出了火葬场,我总感觉老头子身后的那个人走路怪怪的,很机械,同手同脚。  当他们从我身旁不远处经过时,借着月光,我看清了那个黑衣人的脸。  当时我一下子捂住了嘴,有点说不出话来。  这个黑衣人正是中午吊死了的老张媳妇,那个性感的少妇。  这尸体还能走?  我整个人都懵了,是少妇没死,还是怎么回事?  心里怕怕的,不过我一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这一次老头子没再打车,而是慢慢的在大街上走着。  很快我就发现少妇走路确实很奇怪,不像个人在走路,她的步子很沉,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拖着走似得。  一直走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座山脚底下。  我看到老头子拿着跟棍子在少妇身上敲打了几下,然后将少妇背在了身上,上了山。  尸体是不会自己爬山的,当时我的脑子里立刻冒出了一个词语,赶尸人,老头子手上拿的是赶尸棍。  跟在老头子身后一步步上了山,当时我心里真佩服这老头子,背着个尸体还跟没事人似的,体力真他妈好,别看他老了,我估计都打不过他。  到了半山腰,有一片挺大的树林,老头重新将少妇放了下来。  然后少妇像之前一样,机械性的跟在了老头的身后,她并不像电影中的僵尸般一跳一跳的,而是像个丧尸,走路一拐一拐的,难怪有个词语叫死沉死沉的,死人就是重啊。  穿过了树林,居然有个茅草屋,我没跟过去,就远远的看着。  我看到老头将少妇身上的黑大衣给脱了,虽然少妇的身体已经有点僵硬了,但依旧看得出来那性感的身材。  我擦,变态老头不会要奸尸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情感天空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